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徽学徽学百家

婺源砚山北宋歙砚作坊遗存

时间:2020-05-27 09:28:00

  □江进民

  今年初,敦煌市博物馆计划将于9月展出婺源砚山北宋歙砚作坊遗址出土的文物精品。这批专题展品,是去年底婺源县砚山村徐新祥等16户村民上交给上饶市博物馆的。

  去年12月,婺源砚山村民在汪家茶园0.5至2.5米深的堆积土层中挖出了大量古砚“废料”,和一些陶瓷砖瓦碎片。用编织袋装了500多袋,其中残砚有几百方,另有一大半是古凿痕砚料。该茶园约3亩,土层灰褐色,部分掺杂着石粉和石浆。还挖到一口砖砌的古井,高约0.8米,井口直径内空约0.5米。消息一出,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上海、广东、福建等地一些藏家也闻讯赶来。

  过去几年,村民曾在下山虎周边的自家菜地和田间,先后挖出三块古砚料:2015年的一块,刻有南宋“淳熙”年号;2016年那块,刻有北宋“嘉祐”年号;2019年12月底,村民陈成志在下山虎与庙背交界菜地中挖到的那块,则刻着南宋年号“绍兴”。

  上饶市博物馆获悉后,当即组织人员赶赴砚山村实地了解情况。一方面向村民讲解相关政策,要求保护好现场,禁止村民继续挖掘;另一方面,鼓励村民上交挖出的古砚料。在原村委会负责人徐新祥带头配合下,村民纷纷上交。当天集中打包,运至上饶市博物馆经过清理、分类、编号和上架,共计有9927件,其中残砚和砚坯420件,古凿痕砚料5045件,其它古砚料4462件。

  专家鉴定北宋“歙砚”

  12月27日,上饶市博物馆聘请中国徽州文化博物馆和江西省博物馆等处的砚石类专家,进行了现场鉴定。专家组一致确认此批藏品为北宋歙砚作坊遗留品。中国徽州文化博物馆章望南馆长说:“这是目前中国古代四大名砚中,唯一一次发现宋代较大规模制砚作坊遗址。不仅遗留产品数量大,残砚款式丰富,砚料材质优良,而且还有许多与制砚生产、生活相关的产品,对研究北宋歙砚开采、选料和加工制作等,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科研价值。这批藏品,将成为上饶市博物馆馆藏的最大亮点和特色。”

  专家组成员、歙砚传统技艺国家级传承人汪鸿欣介绍:“这批藏品从砚式上看,既有不规矩的唐代箕形砚,但更多的是宋代典型的抄手砚、双履砚、琴砚、行囊砚、圆形和椭圆形砚等,涵盖了北宋歙砚的各种主要款式。在近万件藏品中,有三分之一是古人加工制作过程中遗留的半成品和残缺品,还有一些制砚工具的磨刀石和学徒练习雕刻的习作,以及古人生活所用的陶瓷残件等。这批藏品足以证明砚山村下山虎曾是北宋歙砚作坊。”

  为奖励主动上交的砚山村民,今年初,上饶市博物馆从歙砚传统技艺国家和省市级传承人中抽取三人,再次对藏品的材质和砚石价值进行现场鉴定和估价。省级传承人吴锦华认为:“这些藏品有砚山眉纹坑、罗纹坑、金星坑等古代主要名坑的石品,还有许多樟树背砚坑的老砚料。这一发现,证明樟树背砚坑最迟在北宋就已大量开采,且材质优良,品种丰富,可列为古代名坑行列。”另一位省级传承人江云青也说这批砚材保守论定的经济价值就在260万元以上,其他文物价值更是难以估算。

  歙砚前世“天下之冠”

  歙砚全称歙州砚,与广东端砚、甘肃洮砚、黄河澄泥砚被称为中国四大名砚。歙砚产地以婺源龙尾山为最优,故又称龙尾砚。

  据北宋唐积《歙州砚谱》记载:“婺源砚,在唐开元中,猎人叶氏逐兽至长城里,见迭石如城垒状,莹洁可爱,因携以归,刊粗成砚,温润大过端溪。”

  南唐中主李璟精意翰墨,特设砚务官一职,负责为官家造砚。另据宋《歙砚说》记载,后主李煜盛赞“澄心堂纸、李廷圭墨、龙尾砚”三者为天下冠,当时贵之。

  歙砚在北宋更是达到一个高峰,开采规模扩大,制砚鼎盛,文人墨客则赋诗赞誉。欧阳修《砚谱》论“歙砚出于龙尾溪,其石坚劲,大抵多发墨,故前世多用之。以金星为贵,其石理微粗,以手摩之,索索有锋芒者尤佳。余少时又得金坑矿石,尤坚而发墨,然而亦罕有。端溪以北岩为上,龙尾以深溪为上。较其优劣,龙尾远出端溪上,而端溪以后出见贵尔”。苏辙对龙尾石也评曰:声如铜,色如铁,性滑坚,善凝墨。

  北宋书法四大家,都对砚山歙砚有好评。苏轼《龙尾砚歌》云:“君看龙尾岂石材,玉德金声寓於石。”蔡襄赞:“玉质纯苍理致精,锋芒都尽墨无声。相如闻道还持去,肯要秦人十五城。”米芾《砚史》中歙砚一节,直接以“歙砚婺源石”作标题。黄庭坚更不畏艰辛,专赴婺源砚山,以自己一路亲闻所见创作了著名长诗《砚山行》:“新安出城二百里,走峰奔岳如斗蚁。路不通车水不舟,步步穿云到龙尾……”诗中记录了砚山大规模开采制砚的盛况:“居民山下百余家,鲍戴与王相邻里。凿砺砻形如日生,刻骨镂金寻石髓。选堪去杂用精奇,往往百中三四耳。磨方剪锐熟端相,审样状名随手是。不轻不燥禀天然,重实温润如君子。日辉灿灿飞金星,碧云色夺端州紫。遂令天下文章翁,走吏迢迢来涧底。”对当时的制砚技艺、龙尾石的材质纹理给予了很高的赞誉。

  宋代关于歙砚的著作颇多,除了米芾《砚史》、高似孙《砚笺》、苏易简《砚谱》、洪景伯《歙砚谱》,还有曹继善《歙砚说》和《辨歙石说》等。尤其以北宋唐积《歙州砚谱》记载最为全面,涵盖内容包括歙砚的起源、传播、砚务、坑口、赋税、石品、名状、石病、道路、匠手、攻器等方方面面。并对歙砚的砚式记载有:端样、玉堂样、风字样、月样、琴样等39种。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黄山日报  
相关新闻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