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徽学徽学百家

“龚合肥”与顾眉等人的书画缘

时间:2018-12-17 09:56:57

  ○龚鼎孳雕像

  ○龚鼎孳《赠卞文瑜烟树图》立轴 款署:丁酉八月为润翁先生,龚鼎孳。

  ○顾眉《兰花图》扇页

  毛泽东第一次来合肥之前,曾对时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说,想去龚鼎孳的私家花园稲香楼看一看。

  稻香楼宾馆始建于1956年,为迎接毛泽东下榻,根据老人家只住平房的喜好,紧急建造了三大间红砖青瓦的西苑。

  其实,据《嘉庆·合肥县志》记载,稻香楼乃龚鼎孳的弟弟龚鼎孠所建,他曾官至浙江临安训导、署仙居知县。退归后“筑墅城南”,建稻香、水明二楼。其中稻香楼“汀畦飘渺,仿佛蓬莱”,逐渐成为合肥墨客骚人游览的名胜佳境,人们登楼凭栏,悦目赏景,吟诗作画,阅尽风景无限,留下了《稻香楼诗集》。

  龚鼎孳带着如夫人顾眉回合肥,总是喜欢住在稻香楼内。顾眉也是书画俱佳,龚鼎孳与她唱和,成就了一段佳话。

  壹

  龚鼎孳(1616—1673),字孝升,号芝麓,晚号定山,明崇祯七年(1634)进士,谥端毅。初任蕲水县(今湖北浠水)知县,后擢升兵科给事中。入清以后,屡沉屡浮,官至刑部尚书、兵部尚书和礼部尚书。

  龚鼎孳诗词文兼擅,与钱谦益、吴伟业以诗名并著,位列“江左三大家”。因文才出众、位高名重,龚鼎孳成为当时蜚声朝野的文坛领军人物。《清史稿?文苑传》载:“自谦益卒后,在朝有文藻、负士林之望者,推鼎孳云。”

  龚鼎孳的爱妾顾眉为“秦淮八艳”之一。据余怀《板桥杂记》记载,顾眉“庄妍靓雅,风度超群。鬓发如云,桃花满面;弓弯纤小,腰支轻亚。通文史,善画兰,追步马守真,而姿容胜之,时人推为南曲第一”。

  不少文人都曾为顾眉的兰花画题诗。张庚《国朝画徵录》称其“工墨兰,独出己意,不袭前人法。”夏文彦《图绘宝鉴》评价她:“长斋事佛,画兰石山水,天然秀绝,气韵在笔墨之外。又善诗词小令,有唐宋风味。”陈维崧《妇人集》云:“顾夫人识局朗拔,尤擅画兰蕙,萧散乐讬,畦径都绝,故当是神情所寄。”

  顾眉的一幅《兰花图》扇页今藏于故宫博物院,上有自题:“丙子秋望为子寅词宗写。秦淮顾眉。”钤“眉生之印”白文印。“丙子”是明崇祯九年(1636),顾眉时年十八岁。

  注解称:“此图构思新颖,巧妙地借助扇子顶端弧形的边线,绘丛兰嫣然下垂的样子。随风而舞的兰叶不仅显现出兰清幽典雅的特质,而且增强了画作的律动感。全图刚中有柔的用笔,秀润的墨色与兰婀娜飘逸之美,形成完美的统一。”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顾眉的画作配上龚鼎孳的诗词和书法,相得益彰,在当时的文人圈很受追捧。

  龚鼎孳作有《题善持君画罗袜梅花水仙》,诗云:“洛妃乘露水云乡,疏影横斜月未央。林下美人回玉趾,倚阑亲写十三行。”善持,顾眉之号。

  历经改朝换代、龚鼎孳落难入狱和仕途坎坷等诸多变故,龚鼎孳和顾眉这对情侣始终相濡以沫,琴瑟和谐。在龚鼎孳为民请命、庇护遗民、轻财好客、怜才下士等雄豪之举中,时常闪现着顾眉的身影。

  顾眉的兰花画更受龚鼎孳喜爱。在《菩萨蛮·题画兰云扇中》,龚鼎孳写道:“春风宛转朱栏曲,吹花直上烟鬟绿。芳韵一枝斜,镜中人是花。纤云摇更曳,衬出芙蓉雪。生爱靠香肩,倒言花可怜。”

  龚鼎孳的小品文中,有《题画兰》:“舟过燕子矶头,江风殊劲,闺人遂拈弄笔墨以敌其势。于钦视此,当念我蓬窗相对,客心悲未央时也。”

  人是花,花可怜;兰如人,游子悲。身处乱世,人生无奈。这种画与诗文的交流和互动,不再局限于一般的文艺创作,而是升华为一种难以言表、心有灵犀的独特体验,转化成困境之中彼此之间相爱相知的精神慰藉。或许,书画艺术最神奇的魅力就在于此吧。

  贰

  旧时文人,诗书画属于基本功。但是,龚鼎孳出手不凡。有人评论龚鼎孳书法,称其以二王帖学为宗,受董、赵影响,书风劲健潇洒,显露出过人之处。

  书法史上所称“二王”即东晋书法家王羲之和王献之父子,“董赵”则指明代书法家董其昌和元代书法家赵孟頫。也有人惋惜龚鼎孳的书法成就为诗名所掩,故而少为人知,认为即笔墨而言,龚鼎孳足以与清初诸帖学名家相唱和。

  王铎与倪云璐、黄道周都是明代董其昌之后最著名的书法家,有“三株树”之誉。

  《拟山园帖》是王铎的书法代表作,各种书体兼备,表现了其书法风格的多样性,为历代书法家所推重。这部字帖后面附有龚鼎孳的题跋:“文安公书法妙天下,真得晋人三昧,寸缣尺蹏,海内宝为拱璧。藉茅先生绍衣家学,不啻大令之于右军,购求散佚,传诸永永。往余笥中有公见赠十二诗,携归居巢,一夕为兵火失去。今所存惟赤牍数纸,心慕手追,不胜过车扣策之感。于以知公真迹为世所秘藏,以待萧翼于异日者,固不仅此数卷而已。淮南龚鼎孳识于燕邸香严斋。”

  能够在这种传世名帖里压轴亮相,敢于展露身手,除了地位名望方面的因素,若非书法高手恐怕也是不胜其力、难当此任的。

  叁

  作为在朝官员,龚鼎孳利用其身份和影响,扶危济困,奖掖后进,受到多方赞誉。吴伟业称其“倾囊橐以恤穷交,出气力以援知己。”郭则沄《十朝诗乘》云:“龚鼎孳在朝,务保全士类。故虽身事二朝,而论者犹谅之。”

  龚鼎孳多次出手,援救资助遗民士子。在《清诗纪事初编》中,邓之诚称龚鼎孳“时兵饷严急,赋敛繁兴,屡疏为江南请命,复请宽‘奏销案’之被革除者。官刑部尚书,婉转为傅山、陶汝鼐开脱,得免于死。艰难之际,善类或多赖其力。又颇振恤孤寒。”

  顺治十一年(1654),遗民傅山受到山西谋反案牵连,龚鼎孳当时身为都察院左都御史,全力营救,审讯后以“实不知情”使其获免。因为此类事件,龚鼎孳随后受到严惩,官职连降八级。

  经查询发现,在浙江省博物馆,藏有傅山的《寄龚鼎孳诗翰》绫本立轴。诗翰,即诗文手迹。傅山在诗文书画方面皆有较高造诣,草书成就尤为后人称道。据书法界行家称,这幅草书体势开张纵逸,行笔畅达而不失沉厚,堪称佳作。

  其内容为傅山自作七言绝句,诗曰:“瑶华一片五云轻,报札经年写不成。菡萏三峰终日望,懒真知我问天生。”

  款署:“麓老年翁词宗一笑。弟山。”

  又自识:“客岁远辱文惠,至今未报,野性疏漫无伦,加以老病,遂尔迟迟。会天生子西还,始有此寄。初拟作大字细写一札鸣情,既放笔,复会札子不过加掉书袋数字耳,似复可懒,因复懒之,用此代柬,不觉自笑。麓翁见而笑之,宽我礼数,是又一我之峨嵋老也。山附记。”并钤有“傅山印”、“傅山之印”和“青渚”印。

  傅山的个性一向张狂倔硬,人称“楚国狂士”,他的草书往往恣意挥洒,奇崛不羁。但是,此幅书作,诗文语气谦恭,笔墨收放有度,表达出对龚鼎孳的敬重之意。

  才华出众、悟性极强者往往触类旁通,所攻皆有所成。常言道:“书画同源。”在精于书法的同时,龚鼎孳还擅长绘画。在一家艺术品拍卖网站上,曾经见有龚鼎孳《赠卞文瑜烟树图》,这幅画作属于典型的“以意趣为宗”的文人画,烟林空濛,境界幽绝。在裱边题跋中,藏家向迪琮称龚鼎孳“不以画名,所作多水墨,超逸幽峭,自成一家”。

  能与画坛名家相互交流,酬赠切磋,足以见得龚鼎孳绘画功底之深厚。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合肥晚报  
相关新闻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