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 > 名人 > 古代名人

张英晚年乡居生活

时间:2018-08-17 09:57:00

  桐城龙眠山双溪园白梦摄

  公元1702年,大清康熙四十一年三月初三日,古老的桐城迎来了一件大事情,在朝为官多年的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张英致仕回家了,亲朋故友、父老乡亲郊迎数十里,小城空巷。相爷不恋权柄,归隐林泉,人们把他和汉宣帝时的急流勇退的名臣疏广、疏受叔侄相比,一时朝野之间皆传为美谈。

  张英的府第在桐城城区西面即著名的六尺巷旁边,但是张英早已厌倦了城市的生活,这位退休的老相爷,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桐城西面的龙眠山上的双溪园林之中。

  双溪距离城区十余里,因椒园小河和龙眠河两溪汇集于此而得名。其地林壑幽深,清流见底,春回杂花生树,夏至佳木繁阴,秋日层林尽染,冬来白雪满山,是一片难得的宝地。

  张英少时,就和三哥张杰等一同在龙眠山中读书。居官后,念念不忘龙眠山,据史料记载:康熙二十年(1681年),张英请假回桐城安葬父亲,康熙皇帝赏赐了白银五百两、绸缎二十匹。张英用赐金的一半购置了墓田,另一半从友人手中购买了一块山林,因为购置园林的金钱是皇帝赏赐的,所以将此地命名为赐金园。

  三年之后,张英奉召回京,官职越做越大,却更加思念故园山水,尤其是双溪,“朝夕梦寐所在也”。康熙二十九年(1688年),他又买下了赐金园南边的一块平地,此地三面环水,因张英喜爱芙蓉花,将此地命名为芙蓉岛,芙蓉岛即今日之水圩村民组所在地。并命张廷玉等子侄辈在此凿渠挖池,建双溪平水。双溪平水是水圩景区的主体,由两块人工湖和三段人工河道组成,北面是莲湖,南面是鱼湖,鱼湖北面一段河道连接龙眠河主河道,利用自然地势,从北面将龙眠河水引入其中,鱼湖南面有一条人工河道连通椒园小河。双溪平水之中种植了莲花、菱角、茭白等等,放养了各色鱼儿,岸边遍植槐、柳、梅、竹等,同时修建了双溪草堂、佳梦轩、秋水轩等建筑。

  中国古代的园林,无论是官家的还是私家的,基本上都有围墙或者篱笆,一为安全,也为了保护私人地界不受侵扰,张英的双溪园林既没有围墙,也没有篱笆。因为一设置墙篱,就隔断了路径,往来其中的樵夫农人就要绕道而行,这与老宰相的仁人之心是相违背的,所以“不设籓篱,任樵者取径焉”。

  故老相传,老宰相在山间散步,只要遇到挑担的农夫和樵子,总是事先退到路边,让出路来,让他们先过去。

  在双溪园林的最南端,当地农民在龙眠河边挖了一道小沟堰,引水入田。窄窄的堰堤正好成为一条小路,一边是河一边是沟,雨天湿滑,樵夫和牧童们通过这条小路时往往滑倒跌入水中。张英特地命令仆人在这条堰堤的两边砌上石块,将小径的路面整平。由于张英的加固,这条小路和沟堰的一直到21世纪水圩大桥通车前都还在发挥着交通功能和灌溉功能。

  一样,把遗失在田间的稻穗一根根拾起。忽然一转头,看到田里正在啄食遗粒的田雀,想到田雀和人同生在这个宇宙之中,又把拾起的稻穗给扔下了,还是给这些可爱的小动物留一口吃的吧。

  吃到自家田里收获的当年的新米,老人家感慨万千,衷心感谢一年的风调雨顺,感谢上苍对众生对自己的厚爱。

  有时候,邻家的老人会带着自己家产的山芋板栗请老宰相尝尝鲜,他也会高兴地收下,把它们放在炭火旁边慢慢烤熟,享受这满屋的甜香。

  张英自中年之后,即已无仕进之心,偏偏一路高升,直至位极人臣,其内心深处却一直渴望归老田园。虽然“力微不能耕”,但“鄙性复好农”“欲自营十亩,课仆春山中”,隐居双溪之后,张英终于实现了这一梦想。

  赐金园有田20余亩,芙蓉岛有田10余亩,“清明时节雨纷纷”,仆人赶着耕牛下田耕作,这位退休的大学士也会带着斗笠跟在后面;平常时节,他也会时时督促赐金园里的老仆种瓜种菜,薅草施肥,不要错过农时,误了农事。

  到了秋收时候,看着一田黄澄澄的稻谷在秋风中摇摆,这是老人家最高兴的时候。农人下田收割,老人家自己也跟着下田,家人当然不可能要他亲自动手,老人家有时候会像个守财奴

  张英在朝为官时,同僚叶方蔼曾为他写过一张条幅:“嘉树芳草,性之所耽。”叶方蔼是张英的好友,可谓深知张英者。张英自己也曾说:“予生平嗜卉木,遂成奇癖,亦自觉可哂。”那么张英的爱花木,有什么“可哂”之处呢?有一年冬天,梅花盛开,张英将这些梅花盆景搬到了居室之中,红梅、白梅、乌梅、绿梅,单瓣的,重瓣的,高的、矮的,满满的挤了一屋子,人在其中不是绊着鞋子就是攀住衣裳。家人都觉得好笑,老人家乐此不疲,自谓“从来容膝易为安”。

  在张英的双溪园林里,花木是一项重要的内容。赐金园的最北端,是民间传说中的老宰相东花园。东花园里有一处不大的池塘,池塘里种植了莲花,在池塘的岸边,老宰相将几十株桃树种在一起,春天来临的时候,桃花盛开,云蒸霞蔚,俨然是缩微版的世外桃源。

  在赐金园南端,张英建有秋妍馆。秋妍馆里杂植枫树、柏树、橙子、石榴、柿子、板栗等树木,金风送爽的时节里,各种果木错杂交映,紫色、红色、橙色、黄色、栗色、褐色、绿色……深深浅浅,浓淡不一,令人目不暇接。

  在所有的花木之中,张英最喜爱的是梅花,在城区的五亩园,双溪的赐金园、芙蓉岛,都大量的栽植梅树,老人家还在赐金园里的香雪草堂前,专门辟了一处梅园,十丈之内,中无杂树,俯仰生姿,尽态极妍。

  老人家也很爱莲花,也因此将流经赐金园前的一条小河命名为芙蓉溪,把龙眠河南部的园区命名为芙蓉岛。在今天的张英墓前面10米之地,当地传说是老宰相的荷花池,老宰相用他的生花妙笔,描写莲花之美:“或朝淡而夕绯,或初碧而乍紫;或以并蒂呈华,或以独秀为美;或露滴而初开,或风翻而乱绮;或倚松如静女,或临渊似君子。”

  除了养花,张英也爱栽树。康熙年,张英在朝,桐城家人营建芙蓉岛,张英特别致信,对栽树的工作作了细致的叮嘱。隐居双溪之后,更是亲自参与栽植树木花卉,以致连远在九重之中的皇帝都知道了: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春天,康熙帝南巡阅视河工,张英前往金陵迎驾,皇上说听说你在家里喜欢种树,还亲自为张英书写了一副匾额“种花处”。

  张英最爱的树种是松树,在芙蓉岛的外围,是龙眠河的河堤,张英在堤上密栽松树,并根据苏轼的诗句“白首归来种万松”的诗意,将它命名为万松堤。乾隆年间桐城人姚兴泉游至此处,曾留下了“赐金园外万松圆”的诗句。

  在张英的诗文集中,歌咏梅花、莲花、松树的诗句难以胜数。梅花剪雪裁冰一身傲骨,莲花高洁雅致香远益清,青松傲雪凌霜坚忍不拔,作为一个传统的中国文人,张英一定是从中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寄托吧!

  张英酷爱龙眠之水,却苦于龙眠河“溪流湍急,奇石如林,溪行石隙中,跳珠溅瀑”,无法行船,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情。为弥补这一缺憾,张英在双溪平水之中,打造了一叶仅容数人的小船。天气晴和的日子里,他会带上两个小童,一张古琴,还有他最喜欢的陶渊明、苏轼等人的诗集,泡上一杯武夷茶,任凭小船在芙蓉丛中荡漾……

  人在舟中,近岸的绿槐垂柳,远处的青松翠竹,历历在目。烟岚雨岫,云峰霞岭,顷刻之间,变幻万千。西望椒园,山谷窈然幽深,两山之间,一条瀑布仿佛从天而降,激流飞溅,逶迤曲折,直奔山麓,终于汇聚到龙眠河的主河道之中。“清风徐来,水波不兴”,陶醉在这样的美景中,老人家常常是终日不倦,有时候干脆就在小舟之中枕书而眠……

  双溪园林不设藩篱,过路的樵夫,相邻的农人,皆可随意前来游玩。乡邻们喜爱这位亲切和蔼的干瘦老人,而忘记了他竟然是高居宰辅普通人终生难得一见的相国大人。

  元宵节的晚上,相爷会在他的园林里放河灯。山民见过龙灯、狮子灯,却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还有河灯。天尚未黑,远远近近老老少少的乡民们就聚集到芙蓉岛;天黑下来了,相爷来到莲花池前,亲手将点燃的河灯放到流水之中,看着河灯在水中缓缓漂移。河边上人群随着水面上漂浮的灯笼缓缓移动,人语喧阗,笑声盈盈,在幽暗的灯光中,有人注意到,相爷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愈发慈祥!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九月十七日,张英薨逝,遗嘱葬于双溪,从此长眠于这片他深爱的土地之中。

  (作者系桐城市黄岗中学教师)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 安庆晚报  
相关新闻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