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 > 文化新闻

合肥版宽窄巷子

时间:2020-12-28 09:48:08

  银屏街庐阳八景画廊。(资料图)

  罍街。

  改造后的蚂蚁塘巷。(资料图)

  撮造山巷,千年古巷变国潮新街。

  撮造山巷手绘三国壁画。

  撮造山巷门面担当“庐小胖”。

  蝴蝶巷。

  北油坊巷。

  李府巷。

  宽窄巷子

  街巷,仿佛总是藏着份神秘与故事。两墙之间,一段狭长路。一端踏过风尘仆仆的来路,一端奔向酬情满怀的前程。街巷,以沉默的方式融化进每个人生长轨迹中。斑驳的碧瓦、龟裂的青石,是合肥这座城市的成长纹路;修葺的痕迹、仿古的建筑,是合肥这座城市的不忘初心。打卡一条条合肥版“宽窄巷子”,时光刻在街巷里的每一道印记,都在讲述着在“五高地一示范”的时代浪潮下,合肥的坚守与开放。

  【合肥的街巷 滋味十足】

  蚂蚁塘巷

  老城小巷藏惊喜

  凑近了嗅上一嗅,能闻到巷口小吃摊的烟火味,也能闻到徽墨晕开的余香沁脾……合肥人是舍不下这些老巷子的。纵使它们如青蛇般盘旋在宽阔的柏油马路边;纵使每次路过或要侧身、或要弯腰低头,合肥人也决不肯轻易舍弃它们。“那哪能丢掉,几辈人都是在这里长大的。”至今守在蚂蚁塘巷巷口的刘大爷,对巷子的感情和很多人一样“说不清楚”。

  “小时候捉迷藏在这里,长大了上下班在这里,人到中年送走双亲在这里,老了也就习惯了在这里。”在繁极一时的合肥市明光路汽车站对面的蚂蚁塘巷,看似不起眼,历史渊源却可上溯到清朝康熙年间。根据《合肥市地名录》中记载,蚂蚁塘巷以蚂蚁塘而得名。蚂蚁塘相传是清朝康熙年间庐州府在附近一带兴建“东关公馆”(相当于现在很多单位的家属楼)时公馆后花园的一口水塘。一说,形状像蚂蚁,另一说,水塘中有座土墩上蚂蚁成群垒筑蚁穴,因而得名“蚂蚁穴塘”。

  因为面对着明光路汽车站,许多外地人下车第一眼便能将这蚂蚁塘巷的景致看个透彻,住在东边的人对这条巷子都有着格外的依赖,清晨巷口的馄饨铺、饭团车、豆腐脑不知喂饱了多少即将上班上学、奔赴“战场”人的胃。摊铺老板们熟练地制作着美味,对美食的期待也成全了大家出发的勇气。

  蚂蚁塘巷整体是东西走向,东边遍布美食,西边却连着滁州路交通枢纽、胜利路交通大楼,甚至一直往西能走到淮河路桥,连接起整个老城区的繁华。既有生活的朴实无华,又有休闲的灯红酒绿,蚂蚁塘巷里窥见了无数行色匆匆的旅人,也抚慰了无数人焦躁的心。

  现在蚂蚁塘巷的南、北巷在沿用曾经青石砖的基础上,采用“白+黑”的方式进行改造。对小巷两侧高耸的围墙立面进行提升,将徽派建筑元素融入其中。曾经锈迹斑斑的围栏如今充斥着铁艺气息,花池绿化暗藏曲折,灯光折射中老城也别具生机。经历了历史文化元素的层层挖掘,在优化居民出行环境的同时,老巷延续着人们对历史人文的记忆。

  罍街 网红街巷创意融合

  在合肥的网红街巷中,罍街总是榜上有名的。从小吃广场到“中国特色商业街”,从“大杂烩”到中华传统文化的集锦地,罍街的成长,顺应着合肥的发展足迹。

  初到合肥的人,大多不知“罍”字怎么念,可对合肥人来说,“罍”可是老祖宗的手边之物。“罍”是中国商周时代及春秋战国时期的盛酒器皿,合肥人饮酒偏爱碰杯之后一饮而尽,这豪迈的酒桌之举被称为“炸罍子”。以“罍”为寓意,2013年,罍街在合肥正式亮相。

  在各大休闲美食软件的“合肥吃货必去景点人气榜”上,罍街始终排在前列。那一碗碗热腾腾的汤面、软糯香甜的糕点、清新滋补的药汤、麻辣够味的龙虾,总能满足“饕餮”们的味蕾之欢。外地游客若想迅速了解合肥市井什么样,罍街一定在选择之内。

  论小吃,罍街里的土豆片、三孝口饭团、人参芍花鸡、鸡汤泡炒米、刘鸿盛饺面、豆粑、炸串等应有尽有;论特色,合肥的梨花巷、一人巷、飞骑桥巷等特色街巷在这里浓缩成微型景点,逍遥津公园里的大白象也在这里复制还原;论新潮,音乐厂牌驻地、网红雕塑、文创市集、直播基地等引领弄潮儿;论传统,街上清一色的徽式建筑风格,糖人糖画、面塑等非遗手艺在此延续,酒坊、酱坊、豆腐坊等合肥市井文化体验地免费开放;论创新,街边挂起一块显示屏,上面轮番直播着街上饭店的后厨情况,用现代科技守护着合肥人的食品健康……

  除了美食,罍街里最具合肥特色的大概是奶茶店门口的庐剧人物彩塑。《借罗衣》《讨学钱》《观画》《休丁香》《十八里相送》《花园扎枪》里的6位主角被制成1米多高的彩塑,彩塑底座上刻着文字,向来往游客一一介绍庐剧经典。这些彩塑着罗衣、缠手帕、拂衣袖,眉目传情,惟妙惟肖。

  罍街上展示的最为精巧的传统文化风物,莫过于问月亭里的“安徽版满汉全席”,将安徽各地名菜汇为一席,制成模型向游客展示。一张长桌铺上黄绸,上面摆放着各式菜点,其中的合肥名菜占比不少,连菜名都弥漫着庐州风味。“蜀山雪霁”是由荠菜香干凉拌而成,“肃静回避”是道过桥排骨,“巢湖欢团”是肉圆团子,还有周公咸肉、三河水豆腐、三河米饺、中堂鹿筋、陶楼桃子、长丰草莓、漂洋过海长寿鱼、面筋汤、凉拌马兰头……这些模型菜色极佳,尤为逼真,在方寸间展示了徽菜文化的博大精深。

  美味的碰撞,舌尖的盛宴,文化的传承,艺术的魅力,科技的融合,让罍街成为了合肥对外宣传展示的靓丽名片。

  【合肥的街巷 别具匠心】

  伞厂巷 花样街巷讲述别样合肥故事

  伞厂巷西起天长路,北至凤阳东路,全长约241米,处处存着文化气息。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雨伞的国家,至今大概有3500多年的历史,当时人们称伞为“簦”。唐朝的造纸业十分发达,社会用纸广泛。有的工匠在纸上涂桐油,制成能防雨的油纸伞,作为绫罗伞的补充,广受欢迎。一时间,下雨人人举纸伞的情景,在长安各地随处可见。明代皇帝朱元璋,明文规定庶民不得用罗伞,只可用纸伞。清代的民间,在广东、福建等地大量制造黑布伞,行销国外。

  伞厂巷位于瑶海区三里街,一处兼容工业与生活两种风貌的老城区。住在三里街的人大都参与过合肥城市最艰难的建设时期,也对这里有着深切的故乡之情。为本地人的生活点亮一些色彩,曾经的环卫宿舍小区伞厂巷先行一步。将过去具有历史文化气息的制伞厂及制伞历史绘成墙绘,展示于道路边的围墙上。看见墙上一幕幕的制伞步骤,与之相关的记忆片段不禁浮现在三里街人的脑海里:上个世纪夏天工厂里的花脸雪糕、车间中的半自动机床、轴承厂转动的胶条和齐心协力建设家乡的辛勤工作过往……

  现在的伞厂巷西段用灰砖白墙结合了新徽派围墙设计,围墙墙体以白色打底,墙裙铺贴徽派的文化砖,围墙底部种植地被、花卉等植物。“在三里街生活了快40年,凤阳路菜市场、长江东大街都是家门口最热闹的地方。现在有了几处这样的文艺巷、文化亭,没事带着孙子来逛一逛长长知识,也是一件乐事。”

  银屏街

  一街阅尽百年变幻

  “碧波如练草如茵,万古长淮二月春。落尽桃花风力软,海潮先涌化龙鳞。”明朝诗人熊敬曾出游淮浦巷,当日微风轻拂,杨柳飘飘,漫步如茵绿草,熊敬看水波粼粼,心生感想,作此诗赋。他所见之景即是庐州八景之一的“淮浦春融”。

  时光变迁,曾经的淮浦巷变成了如今的银屏街,走过古井桥,跨越板桥河,径直往里走便是引人驻足流连的古街了。据史料记载,淮浦巷一带曾为渡口集市,热闹十分。清道光二十三年,李鸿章由合肥入京应顺天乡试,在离乡之前,他路遇淮浦巷,挥毫泼墨写下“帆影波痕淮浦月,马蹄草色蓟门霜”的佳句。

  新中国成立后,淮浦巷经过了若干次改造,1958年借巢湖银屏牡丹的美好寓意更名为“银屏路”,2015年,银屏路改造,以“瑶海区生态历史文化第一街”为定位,最终成为如今的银屏街。

  银屏街,东临明光路,西至淝滨路,全长762米,整条街以年代划分为三个部分:淮浦春融段、巷陌芳踪段、新都花雨段,以雕塑、景墙、花卉、仿古建筑等依次展现晚清、民国和现代的合肥民间风貌。走进银屏街,古风古韵迎面袭来,花容街景映入眼帘。走完这条不足千米的街道,一刻钟足够。历史长河中的百年变换,竟在这一条小街上供游人窥得一泓。

  从淝滨路的入口出发,街口的临河淮浦亭秀巧玲珑,亭外杨柳随风摇曳,竹叶簌簌,立于凉亭向西远望,板桥河波光粼粼,十分晃眼。回想旧时的淮浦春融实景,应是入眼即画,难怪引得数位文豪吟诗作赋。从凉亭沿街向东,汇钰楼、剪纸坊、炒货店、刘鸿盛饺面馆、百年老店张顺兴号等老字号店铺的仿清建筑古朴静雅,门前的雕塑栩栩如生,再现了清时街头的热闹:代书的捉刀人正为路人执笔,面摊老板从锅里盛出热汤,食客扬起袖子大快朵颐,孩童从手艺人手里接过冰糖葫芦……

  继续前行,庐阳八景画廊幽静雅致,木舟、渡口、点将台在浮雕上重现。画廊前还有一口状元井,探头一看,才知井中无水,仅是仿造。地砖上刻着“城东七子”和“庐州三怪”的诗句。在街巷墙上,晚清时的淮浦巷浮现石雕,纵深感极强,一时竟能以假乱真。

  再向前,就是民国风格的花卉景观、木桩花坛和特色商铺,鲜花绿藤缠绕黑色铁门,略有欧式风格,街边的黄包车上常坐着拍照留念的游客。景花堂、艺术学堂、书吧、咖啡屋敞开半边门,门内各有情调。巷陌芳踪段最令人怡然自得的去处大概是被紫藤缠绕的铁制凉亭。透过藤蔓的缝隙,阳光斑驳洒落,凉亭内的长椅上总是坐满了人。在云影和街声中,二乔玉兰、紫玉兰、欧丁香、藤本月季、蔷薇、紫薇、薰衣草弥漫着清香。

  在新都花雨段,枫叶广场、书报亭、亭廊等现代简约风格的景观小品和雨水花园、花境、三角枫、枫香、日本早樱、美国凌霄等植物相互融合,构树飘零下一地的落叶,完美将街景从民国风貌过渡至现代都市。在银屏街尽头,熊猫主题的公厕建筑新颖有趣,走进公厕,萦绕着一股淡香,地面干净光亮,在细微之处可见合肥这座城市的文明风气。

  【合肥的街巷 包罗万象】

  主轴:淮河路步行街 市井生趣见逍遥

  成都的“宽窄巷子”有着“中国特色商业步行街”“四川省历史文化名街”的美誉,在合肥,如果说哪条街巷最能媲美成都的“宽窄巷子”,淮河路步行街当之无愧。这里曾是合肥商业气息的启蒙地,自然也是老城区文化宝库的聚集地。一条淮河路商业街为主,沿着含山路纵向衍生“非”字形辅街,每一条都有着自己的特色。中菜市热闹非凡,曾经的家长里短,如今的老字号聚集地,吕霞凉皮、静姐粥铺……每家都是合肥匠人对美味的执着。

  淮河路步行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国时期。据称,三国时期,曹操在淮河路东段北侧筑教弩台教练强弩兵将;南朝梁武帝年间(502-549年),明教寺在蝴蝶巷初建;清朝同治年间,李鸿章及其家人在此聚居,史上还曾将此地称为“李府半条街”。如今,明教寺、教驽台和李府仍在原地,承载着后人们对先辈的敬仰之情。

  1993年,淮河路开始改造。1998年,淮河路东段拓宽改造,步行街逐渐成为集购物、旅游、文化、休闲、餐饮等功能为一体的现代文化商业步行街。2012年,淮河路步行街晋级为“中国著名商业街”。

  淮河路步行街长920米、宽22米,东起合肥环城路,西至宿州路,总体格局为一轴三区十八巷:一轴为淮河路市井人文逍遥轴;三区为清代民国江淮建筑风貌区、现代中式建筑风貌区和当代建筑风貌区;十八巷有北油坊巷、飞骑桥巷、立志巷、东蝴蝶巷、西蝴蝶巷、李府巷、勤劳巷、明茂巷、避风塘巷、撮造山巷、鼓楼巷、二道巷、劳动巷、河滨园巷、油翁巷、五星巷、中堂巷、树人巷。

  淮河路步行街最不缺的就是人气,人们常来购物和觅食,街道主轴是人们的主攻场所。而在主干道两旁,那些长长短短的小巷仿佛躲开了都市的喧嚣,各具特色,自持着一份市井生趣。

  支巷:老巷新生

  古巷里有潮文化

  市井巷陌里总藏着探寻古风遗韵、邂逅繁华喧嚣的契机。在步行街以北,一条“撮造山巷”声名鹊起。一条颇负史韵的千年老巷,到精心改造后的国潮新街,曾经由筒子楼、沿街店铺和陈砖旧瓦组成的小巷,如今换了新颜、变了天地,让年轻人也有了走进历史气息的兴致。撮造山巷是庐阳老城重要的历史街巷,位于淮河路步行街北侧,西起宿州路,东至北含山路,历史底蕴深厚,可追溯到三国时期。

  相传,彼时一代枭雄曹操率披靡大军屯兵合肥,部署扬州刺史刘馥在合肥扩军备战。刘馥让士卒用簸箕撮土,挖成一个巨大的斛兵塘(合肥工业大学校园内),用来计量招兵买马的数量。大量的土方等转移到此处,渐渐形成撮造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农耕文化世袭下的生存技能使得山上附近开始有了人家,经年累月,商贸四起,形成现在的撮造山巷。因此,在撮造山巷里合肥最浓重的三国气息成了追根溯源的文化底蕴,也成就了如今网红街巷的探路指引。

  为了满足合肥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向往,老巷挺着千年之身迎来了“新生”。改造提升后的撮造山巷占地面积达2246平方米,情景化面积达1059平方米,不同于主街的现代繁华,整条巷子在浓厚的国潮范儿之中。霓虹闪烁、匾额清韵,徽式传统的檐瓦、木纹石砖的元素让小巷浸透着皖风遗韵。巷子的招牌立面升级,手工艺搭配文艺清咖,扑面而来的便是满满的文艺国潮范儿。游客不禁纷纷点赞“古巷里有潮文化,网红街寻老历史”!

  从撮造山巷沿着步行街往东南边走,目前正在改造的“勤劳巷”同样是合肥人心目中的“宽窄巷子”。巷子连着环城路与九狮桥路,每一处都满载着城市发展的缩影,走到这里总能让人记起孝子为母修桥的故事。巷子里却别有一番滋味,湘菜椒香、京锅鲜香、川渝麻辣,老巷引入网红店,市井气息最中意的就是美食提升。每当踏入这条巷子,看看招牌店铺里忙碌的餐饮人,“勤劳巷”中“勤劳才能带来美好生活”的寓意愈发彰显。

  步行街上的鼓楼巷最为显眼,街口竖着一只红色大鼓,单是用手轻捶,就能发出“咚咚”鼓声,略有磅礴气势。走进巷子,里面的小吃摊依次排开,有寿司、咖啡等外国餐饮,还有手擀鸡丝面、馄饨、糖葫芦、鸭血粉丝、凉皮、脆皮年糕等中国民间小吃。

  而在李府旁的李府巷大概是最不显眼的巷子了。或许是因为一旁的李府大门过于气派,另一旁的现代商铺过于热闹,倒让这特色小巷失了些引人注目的光彩。不过,走进李府巷,却能发现这是步行街上最留有原始特色的小巷了。一进巷子,左侧是三层仿古建筑,“德成当”的拟古场景十分生动:提着钱袋前来赎回典当物的男子站在当铺门前,当铺里的账房先生坐在窗口,拨弄着桌上的算盘。在立雕和浮雕的演绎下,李府旁的往日繁荣得以再现。据史料记载,李鸿章家族一共在合肥开了3家当铺,其中规模最大的就是“德成当”。在“德成当”的浮雕旁,是臭豆腐店和面馆等靠着美味积攒下口碑的私人店面,其中,无论春夏秋冬,臭豆腐店门前的风扇总是呼呼转着,把一股带着食香的“臭味”吹出小巷,吸引食客。

  在淮河路步行街东段,明教寺矗立在高高的白阶之上,东、西蝴蝶巷深藏两旁。东、西蝴蝶巷仅有数十米长,仿古砖、莲花石刻、香火台……巷中地砖上刻着莲花和游鱼的雕纹,十分别致。

  当然,步行街上的“宽窄巷子”可不止这些,若要一一道来,怕是能说上许久。若想探寻合肥最本土的历史和市井风貌,不妨在逛步行街之余,挨个探访这些“宽窄巷子”,一定不虚此行。

  宽窄街巷中,宽是人们埋头前行的心,窄是历史脉脉相传的道。行在条条街巷中,为奋斗点亮一瞬放松。潜于窄小街巷间,抚摸青瓦灰墙的温度唤醒记忆深处家国忠义的烙印。宽窄之间,参悟出的道理总能教会人们何以出发、以何为家。

  合肥报业全媒体记者 孙皞乾 刘小容/文 高博/摄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 江淮晨报  
相关新闻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