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 > 文坛皖军 > 皖籍名家

抗美援朝文艺老兵笔耕不辍

时间:2020-12-14 09:11:46

  从1950年以抗美援朝志愿军文化教员身份进入朝鲜,到1986年离休,黄勋华除了本职工作,还为《合肥晚报》《科苑》《中国京剧》等众多杂志报纸投稿。

  离休后的黄勋华仍把写稿作为他的业余爱好,除了在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五军校委员会担任副秘书长、《战友通讯》的主编,还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杂录考证等收入他的杂录《浮生杂俎》中。

  参军改变命运

  黄勋华是合肥本地人,“家就在现在三孝口的金巷位置”。

  1938年,日军入侵合肥,5岁的黄勋华“随家人逃难到长丰吴店”。

  在8个兄姐中排名最小的黄勋华,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在万慈小学(金寨路小学、合肥市第四十六中前身)、省立贞干中学(今合肥小东门原省委办公楼位置)上学。

  1948年,正上中学的黄勋华突然遇到国民党军队抓壮丁,他和几个同学一起逃到了万慈会(桐城路原合肥八中校址),躲进了棺材房,“白天躲藏,晚上出来找些吃的,整整度过了1个月”。

  “在学校,我和同学们多次聆听安徽省青年团书记项南所做的形势报告,深刻感到‘知识青年如果不把个人的命运,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那将是一事无成,更谈不上实现个人价值’。”尽管年近八旬,黄勋华提起当年血气方刚的自己仍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

  担任文化教员

  1949年5月,正在贞干中学上初二的黄勋华报考了皖北军区军政干校,经1年多的学习结束后,他以文化教员的身份开赴朝鲜,参加了抗美援朝。

  经历过战争的洗礼,1953年黄勋华回国。

  “在朝鲜,我们文化教员一开始还能利用战斗的间隙,进行文化课的教学。但到了后来,南朝鲜的特务经常到我们的驻地刺探军情,为美军提供地理位置,住在朝鲜老乡家的我们不得不三五天就换一个地方,以防美军的炮弹空投下来。”黄勋华对在朝鲜的日子记忆犹新,“我们就在有限的时间,教唱一些歌曲,鼓舞战士们的斗志。”

  建立媒体关系

  回到国内的黄勋华,继续文化教员的工作,直到1958年转业到合肥,分别在合肥市粮食局、安徽省农业生产资料公司工作。

  工作期间,黄勋华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与媒体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为《合肥晚报》《科苑》《艺谭》《中国京剧》《黄山旅游》《华夏纵横》等报纸杂志投稿数百篇,并成为这些媒体的通讯员。

  “我那时,和合肥晚报总编室的方君默先生配合,在合肥晚报开辟了‘合肥古今’的连载系列栏目,专门介绍合肥的人文历史。我撰稿,他配漫画。”黄勋华至今仍没有忘记合肥晚报的老报人,在他成长过程中给予的支持。

  深受农民喜爱

  1986年离休后,黄勋华为了“给亲朋好友和子孙后代留下一点精神财富”而笔耕不辍,出版《浮生杂俎(上、下)》,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杂录考证收入其中。

  1994年至1997年,他被聘为安徽省电台的编辑,为节目撰写了100万字的节目稿件,“这是一台面向全国农民的节目,每周日播出两小时,主要内容是家禽牲畜饲养的方法、疾病的防治及饲料的使用。我对相关稿件进行编辑加工,节目以一问一答、农民喜闻乐见的形式播出,现场还邀请安徽农学院教授进行现场解答。”说起这些往事,黄勋华仿佛又走进了电台的直播间,“帮助农民奔小康、改善他们的生活都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节目播出的3年间,农民听众反响强烈,电台收到了来自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近10万封来信,中央电视台还对此进行了报道。

  旅游收藏养花

  旅游,是黄勋华离休生活的一部分:港澳台、新马泰、日本,昆明、大理、沈阳、长春、三亚、太原,“身体允许,疫情可控,还想到新疆、内蒙古,北美一游”。

  收藏,也是黄勋华离休生活的一部分,东方红毛泽东青白玉玺、龙和田玉宝玺、国宝三绝(《兰亭序》《富春山居图》《清明上河图》),他收藏的宗旨是“物美价廉,货真价实,自己喜欢”。

  养花,则是黄勋华和老伴共同的爱好,家里的昙花在盛夏时节共开了8朵,让老夫妻俩惊叹不已;君子兰,是老伴从花市花了10多元购买的,到了花季,俩人共同赏花;家里的米兰、茶花、文竹,都是老夫妻共同欢喜的品种。

  抗击身心病魔

  在笔耕不辍的背后,是黄勋华与病魔争斗,与失偶后寂寞的搏击。

  2005年的一天,黄勋华突然感觉非常怕冷,测量体温却正常。这让他非常担心,到医院一查,结果令他大吃一惊:肾癌早期。

  “我在朝鲜战场,经历过考验,在生死问题上比较看得开。”左肾切除术之后,黄勋华自感“身体变化不大,只是禁绝干重体力活”。

  同年,黄勋华的老伴因病去世,这让他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孤独、寂寞和失落。

  “我主动空巢。”失偶之后的黄勋华有自己的想法,“平常有事联系,无事互不打搅,到了节假日,我请孩子们到可以吃住的酒店一聚。”

  为了打发不良情绪,黄勋华向孙子学习电脑,“还签订了一份包教包会的契约”,结果能玩得电脑成为黄勋华排遣寂寞的神器。

  为排遣寂寞,黄勋华采取了“广交朋友”的做法,主动走出去,和以前共过事老朋友们一起畅谈古今未来。

  另一方面,黄勋华还重新拾起儿时的记忆,寻来录音,欣赏儿时的歌曲:《松花江上》《黄水谣》《夜半歌声》《卖糖歌》《五月的风》……一共有50多首。

  重新振作握笔

  2019年,经历过生理和心理打击的黄勋华又开始振作起来,他撰写的军史稿件连续发表在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主办的刊物《云岭》第二、三、四期和《党史纵览》第六期上。

  “我在1997年,就担任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五军校委员会副秘书长、《战友通讯》主编。”黄勋华解释。

  2019年,共计20多万字《浮生杂俎(续集)》出版,这是黄勋华继上世纪80年代出版《浮生杂俎(上、下)》之后,经过30多年后的积累酝酿,推出的杂集,其境界,又有了很大的提升。

  “生命诚可贵,健康价更高。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是黄勋华《浮生杂俎》文中的感言,权作是他的座右铭吧!

  合肥晚报 ZAKER合肥记者 陶虎 文/图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 合肥晚报  
相关新闻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