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文坛皖军时文书籍

《行吟与雕冰》序

崔国发

时间:2018-12-14 10:07:00

  2017年初,我与陈俊相逢于合肥肥东。一个诗人的一生,大抵有着许多扯不断的缘份,因得安徽作协散文诗创作委员会成立的良机,我在会议期间,有幸结识了这样一位真诚而恳切、朴素而沉静、充满才情而又内心丰富与充盈的诗友。之前我们虽未谋面,却早读过他发表的诗与散文,只可惜相见恨晚。

  这位诗意地安居于文都桐城的文学骄子,整日苦读博涉,熟虑深思,吟诗赋词,咏颂风雅而明心见性,时间既久,便在全国各地重要报刊上频频亮相,一发而不可收,其功力扎实,文采斐然。印象中,他似乎是一位既热衷于在自己的散文里保有根脉的本真性,又能源自灵魂而在冰清玉澈、精简清畅、了然自明的诗境中自由行走,孜孜不倦,或振采乎雄文,或练情于义理,致力于探究外在的现实经验与内在的心灵世界之间的复杂关联。他的艺术亮点与精神美色,在其出版的诗集《无岸的帆》与散文集《静穆的焚烧》《风吹乌桕》中,得到了极大的显扬。

  陈俊的散文诗,篇幅短而诗韵长,举类迩而见义远,任凭自己丰富的感觉在大地上铺展、健旺的心神在理想中盘桓、深邃的灵魂在刀锋下雕刻,诗人的思想、情感与想象,均沉潜或飞升于诗歌的矩阵与顿挫的节奏之中,散文诗因而也成为诗人陈俊扎根大地、行吟内心或刻写灵魂的最适意的言说方式之一。集腋成裘,厚积薄发,现在,陈俊又将其散文诗作品结集出版,以诗立言,以笔经世,借此机会,我谨向他致以由衷的祝贺。

  陈俊的散文诗,在我看来,首先表现的是“土地的诗学”。一片广袤的大地全面铺开,诗人便由此找到了他精神的立场、诗歌的根据地、安放灵魂的居所和他在诗写上出发的艺术起点。在故乡桐城,那盛开的桐子花、独领风骚的桐城派、晚唐诗人曹松、亲切悦耳的黄梅调,以及老城的六尺巷、文庙、紫来桥、龙眠山、投子寺、凤凰山、吕亭三泉、练潭老街、秋月亭、孔城蓝海,皆关乎诗人生命的本源,并且带着一脉脉能够慰藉心灵的体温。诗人念兹在兹,于自己的精神根底里找到了明晰的方向感,真正做到了言可及人、言可及物、言可及义、言可及情、言可及心。

  诗人足迹所至,无论是秋浦河、芒砀山、凤阳、潜山街头、广兴老屋、香果树瀑布、冶父山、周瑜墓,还是咸阳古道,无不铺设出一道道大地之上最为温暖的情感色调,照见诗人对故乡、生命和土地的伤怀,“唯一不见诗人的脚步踩痛我内心的挣扎”“那些愁绪灵感,那些激情诗行,那些夜风吹不冷的热血,那些孤单彷徨,那些忧郁敏感,那些河滩柳色,那些烟雨江南。/秋浦河秋浦河又见你。我的白发,我的明镜,我的秋霜,我的缘愁似个长。”(《又见秋浦河》)秋浦河于是成为诗人灵魂扎根的地方和精神的来源地,陈俊的写作是有根的,是有土地情结的写作。

  不仅如此,陈俊的散文诗还呈现出“向内转”的特点。诗评家谢冕说:“文学的向内转是对于文学长期无视人们的内心世界,人类的心灵沟通,情感的极大丰富性的校正”,“由对外在客观事物的铺叙描摹变为对于具有复杂意念的现代人心灵对应物的构建。”我在细读陈俊散文诗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谢冕的这番铿锵有力的话,觉得非常在理。我一直以为,散文诗创作最忌浅表性的描摹、“镜子式”的写真、“工具式”的反映。我一直强调的是,诗人的审美视角必须由外部客观世界向着创作主体内心世界的位移,必须在对外部客观世界“身入”的同时做到“心入”,或如鲁枢元教授所说,客观社会生活、物质性的社会实践必须化作作家艺术家的生命存在状态,才有可能进入审美的领域,进入艺术创造的过程。我们再来读陈俊的散文诗,他写到了风中的乌桕树、秋光里的银杏叶、细密的秋雨、红叶、枫林、鸿雁和向北奔驰的列车,诗人在此虽捕捉的是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客观事物,但他决不是停留在客观事物的表层或现象的描述上,而是透过现象看本质,抓住“外物”“向内转”,揭示人的“内生命”“内宇宙”的深秘,注重意象创造的内在精神的追寻、承传与超越。

  注重灵魂的细致雕镂,是陈俊散文诗的又一特色。他重视雕刻经验的肌理,于第三辑“雕冰之心”中有声有色地刻写着生活的丰富多彩。他以刀代笔,刀锋与笔锋尽显,韵味和美感毕露,骨头与血肉相连,那刻骨的爱与美、心灵的晶莹与思的通透,以及生命的自由自在之境,悉数返回诗人的内心,赋予精神的本性。陈俊不愧为当下散文诗坛灵魂的雕刻师,他的散文诗力透纸背,入木三分,有着难得的睿智锋芒与灵魂刻度。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安庆晚报  
相关新闻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