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徽学徽学百家

西楚霸王在这里“散兵”

时间:2018-11-02 08:55:00

  在安徽,有不少地方都与刘邦、项羽的“楚汉相争”有关联,比如和县、灵璧、定远等。而在巢湖有一个地方,也与西楚霸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且据说这里是“楚汉相争”的转折点。除此之外,这里还是淮军将领、抗日英雄丁汝昌的故居所在地。

  “楚汉相争”的千古传说

  巢湖市散兵镇,位于巢湖东岸,离巢湖市区约15公里。初到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很疑惑:这里为何叫散兵这个名字呢?而和巢湖人说“散兵”,他们都能给你描述出一个情节差不多的故事,故事则与两千多年前的“楚汉相争”有关。

  据说刘邦、项羽在垓下决战,项羽中了韩信的十面埋伏,被汉军打得大败。溃兵南下,来到巢湖岸边的龙王山下安营扎寨,休整操练,以便伺机东山再起。可就在这时,韩信带领的一支人马也跟着赶到此地。由于楚军驻地面临巢湖,背依大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汉军一时也无法攻取。

  足智多谋的韩信此时抓住项羽迷信的心理,用垓下的老办法,一方面在夜间派人用糖水在楚军驻地周围的路上写下“霸王无道,项羽必败”八个大字,引蚂蚁争食,粘聚成八个大字,动摇楚军军心。果然楚军顿时军心大乱。此时韩信又令另一支人马,带着箫管隐在楚军驻地周围的山岭吹奏楚歌,引动楚军士兵怀乡思亲,泣不成声,纷纷丢弃兵器离营而去。众叛亲离的项羽这时想念起了被自己赶回家乡的范增,于是在混乱中收拢了一些散兵攻上山岭,与汉军展开搏斗。最后,楚军寡不敌众,项羽带着二十八骑亲信,向东北突围,至乌江自刎身死。

  当地人还说,项羽途中行至必经之路的巢湖东郊旗山、鼓山峡口,坐骑乌骓马忽然长啸不前。在手下告知这是亚父范增的故里时,项羽翻身下马,跪拜旗山:“失亚父者失天下,籍悔之晚矣!”之后,乌骓才又奋蹄向范增的封地历阳奔去,最后死在了历阳的乌江。

  后来,人们称韩信士卒吹箫处为楚歌岭,项羽途经的旗山被人们称为“亚父山”;而项羽溃兵的地方就被称为了“散兵”。这地名一直延续至今。据说项羽在此兵散溃逃之后,其后裔繁衍不息,遂建成了一个村庄项山村。

  “涛声犹带楚歌雄”

  当然,在散兵镇还流传着另一种说法。当时受陈平的离间计影响,项羽开始疑忌范增。范增气急,请求告老归乡,不想项羽竟然真的答应了。又气又伤心的范增出彭城还未多远,就因病去世了。同情范增的护卫士卒有情有义,护送他的灵柩回故乡,安葬后,在巢湖东岸的码头吃了“散伙饭”,唱了挽歌,然后各自离去。于是这里就有了“散兵”“楚歌岭”这些地名了。

  流传很广的这些说法到底是否可信呢?通过查阅《巢湖志》,我们就能看到这样的记述:散兵岭,在楚歌岭下,通大山凹处;楚歌岭,在县南散兵镇,又云踟蹰山;踟蹰山,又名坻箕山,在县南三十七里。《左传》有记载,楚子观兵于坻箕山。从这些史料中我们可以看出,散兵、楚歌岭可能不是跟范增、项羽有关,而是和更早的战国时的吴楚争霸有关。

  其实,不管是和战国时的吴楚争霸有关,还是和东汉时的楚汉相争有关,散兵镇名称的来历应该是与战争有关,其真实性已不是最为重要的了。但人们一直觉得散兵镇其实更与和平结下不解之缘——兵散了,铸剑为犁了,干戈化玉帛了;一切恐怖、梦魇、震荡随风飘去,留下来的是温暖的阳光,悠扬的渔歌,葱翠的山野。正如清朝诗人吴鼎云在《散兵湾怀古》中所言,“八千子弟起江东,猿鹤虫沙一霎空。试过湖滨寻故垒,涛声犹带楚歌雄。”

  寻迹丁汝昌故居

  作为一座历史古镇,散兵镇还有不少历史遗存。在小岭村大白山、笔架山之间,就有一口幽深的洞名叫猫耳洞。洞内乳石奇异,流水淙淙,蝙蝠飞舞,据传这里是张良隐居洞内炼丹之地。现在洞内树木古朴,荆棘丛生。而洞外则有藏福寺,据说兴建于唐代,至今依然香火旺盛。

  而在古镇隆泉村笑泉口龙骨山下,还有一口泉。泉池四周树木茂密,泉池清澈透底。当然这也不是一口普通的泉,每有观者至此大声说话或鼓掌,泉水就上涌,于是当地人就把它称为“笑泉”。而传说笑泉为吕洞宾宝剑所掘,一日他仙巡游至此,因口渴随手拔剑一掷,泉涌,吕仙大笑泉涌得更快了。

  当然在这些遗存中,最为重要的则是汪郎中村的一座古民居,粉墙黛瓦,花木扶疏。虽然随着岁月的流逝,风雨的侵蚀,这处古迹已几近湮没,但依然可见当年的风采。那就是淮军将领、抗日英雄丁汝昌的故居。

  1836年11月18日出生的丁汝昌,祖籍庐江石头镇丁家坎。咸丰末年随家人迁居今天的巢湖散兵高林汪郎中村,丁汝昌的父亲丁灿勋,以务农为生,生活贫苦。丁汝昌幼年曾入私塾读了三年书,因家境贫穷,自十岁起失学,出外帮人放牛、放鸭、摆渡船等,以补贴家用。

  1854年太平军攻占了庐江,丁汝昌遂参加了太平军,当太平军大势已去的时候,被迫随队归顺湘军,不久改隶淮军,任记名提督。1879年,被李鸿章调北洋海防差用。官至北洋海军提督。1881年1月,率北洋水师官兵200余人赴英国,接带“超勇”和“扬威”巡洋舰回国。1895年,在威海卫之战中,指挥北洋舰队抗击日军围攻,但未得到上级命令,无奈港内待援,致北洋海军陷入绝境。最后在弹尽粮绝、援军来援的希望破灭之后,拒绝了日本海军司令伊东佑亨的劝降,于1895年2月12日服鸦片自尽以谢国人。后归葬于高林镇南边的小鸡山梅花地,墓址今属于无为县。

  有人说,千古艰难唯一死。丁汝昌之死堪称“甲午战争”史上最为悲壮苍凉的一幕。这位性情温和、任事勤勉的水军老将,自大战伊始就承受着他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限于种种情由,一手扶持、带领的北洋海军难以振作,后路炮台一失,舰队更是身陷绝地。即使如此,困守刘公岛的丁汝昌还是在内无弹药、外无援军的情况下,仍率领上下士卒先后击退日军十多次进攻。其民族气节可见一斑。而站在他故居前,所有的人都禁不住会肃然起敬。□晁欣雯筱铖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合肥晚报  
相关新闻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