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徽学徽学百家

在庄子的怀抱里遨游

○杨本科

时间:2018-08-06 09:02:00

  蒙城庄子祠

  几个月前,我写《佛教与亳州文化》,因为对蒙城万佛塔的阐述太过浅显,张建同先生建议我暑假有时间去蒙城转一转,再加上他老兄早早就给我发了一封庄子思想研讨会的邀请函,理由实在充足,于是我这次回亳州特地安排了两天给蒙城。

  到蒙城的那一天天色已晚,城市规模不大,但高楼耸立,城市规划做得很好。县作协韦主席也来了,华灯初上,我们找了家饭店坐下,点了一份麻辣小龙虾,一份十三香小龙虾。我是一个仪式感很差的人,吃饭的时候除外,比如小龙虾,你就得直接用手。面对这等美味,“蟹八件”之类的优雅铁定不在我计划内的。吃之前,我先在朋友圈放了一把“毒”,朋友看见定位说,你到蒙城一定要喝牛肉汤啊,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李莉啊(《中国达人秀》上走红的“牛肉汤大姐”)。其实,我是为庄子而来的。

  我曾经去过湖南澧县,那里有中国最早的城市遗址——城头山古文化遗址。而尉迟寺则被称为“中国原始第一村”,我预想着,尉迟寺遗址大概会像秦始皇兵马俑一样,有一个大大的穹顶,我们可以进去参观,看一看先民生活的遗迹。问建同兄,他说尉迟寺遗址已经被回填复耕了,但是出土文物和复原场景在博物馆里可以看到,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谁知道,到了博物馆,我一样感受到了来自远古的震撼。原来,尉迟寺遗址原有150亩之大,相当于秦始皇兵马俑规模的五倍!但是秦始皇兵马俑实物多,话题性强,看热闹和看门道的各得其所,因此值得大兴土木。尉迟寺则不然,真正能拿来展示的或许只有一面纵向的土层,能有多少人感兴趣呢?

  尉迟寺遗址出土的文物更令人惊叹,先民们用简单的泥土烧制氏族的图腾和一切生活器具。他们用木头搭建房屋骨架,然后在上面糊上泥巴,最后再架上火烧透,这样烧出来的房子就成了一个巨型的空心砖结构的房屋,质量较轻而且冬暖夏凉。还有那些精美的玉器,不知道古人是怎么用石器、骨针给那么小的玉器穿孔的。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从博物馆出来,我们去拜谒庄子祠。

  庄子祠是一组仿古建筑群,坐北朝南,端庄古朴,是一处免门票的景点,适逢暑假,我原以为会有很多人,然而并没有。我曾经问我的学生,你们知道亳州吗?学生们摇摇头,我说,就是Sunshine的老家,他们恍然大悟,哄堂大笑,大概这就叫“代沟”了。至于庄子祠门前冷冷清清,连小摊贩都没有,我感觉真好,如果这里热热闹闹,庄子一定不高兴。

  走过大门便是影壁,上面写着“法天贵真”,这四个字出自《庄子·渔父》,他说:“真者,所以受于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圣人法天贵真,不拘于俗。”是的,庄子不拘于俗,非常天真。“逍遥”之于庄子,仿似“无为”之于老子,“仁”“义”之于孔子,不一样的是,庄子通过寓言表达的主张可以推翻实现“逍遥”的条件,进而“无所待”且“无所恃”,这是庄子的勇敢之处,如果他生在我们这个信息时代,一定是一个犀利的网红。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将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分为五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生理需求,生理需求得不到满足,人会怎样?会死。庄子不怕死,我们不曾来过这个世界,最后也将归于虚无,自然有四季,人事有代谢,有什么值得悲哀的?所以他的妻子去世,他鼓盆而歌!

  一个看淡生死的人,还有什么需求?在濮水边垂钓,我想那鱼钩肯定是弯的,姜子牙在等一个机会,但是庄子不需要。楚王派人去找庄子,使者说,我们国王想聘请你当顾问。庄子没有回头,他让使者上前,轻声说,我听说你们楚国有一只神龟,三千多岁的时候才死,你们用红布包裹起来,奉为神明,你们说,它是想像现在这样呢?还是想在烂泥里摇尾巴?来人说,它更愿意在烂泥中摇尾巴。庄子说,那你们还不赶快走,我也是这样想的。

  庄子快要死去的时候,学生们商量着厚葬他。庄子说,连一块木板我都不想占有,天地就是我的棺材,日月星辰是我的珠宝,万物为我送葬,你们还能置办出更贵重的随葬品吗?学生说,我们怕老鹰吃掉你。庄子说,你们也太偏心了,你们就不怕地上的蝼蚁吃不着我吗?

  庄子似乎有讲不完的故事,每个故事又像一个锋利的箭镞,能抵挡住一切诱惑。《左传·襄公二十四年》里面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按照马斯洛的观点,人的追求也是有上限的,那就是“自我实现的需要”。但是无论是《左传》的不朽,还是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似乎都不适用于庄子,他在《逍遥游》里说:“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是啊,这世界上哪有我?我来到这个世界以前,构成我的物质已经存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以后,构成我的物质仍然存在。有我吗?我是蝴蝶的幻觉吗?

  庄子祠有良田美池,茂林修竹,占地五十多亩,曲径两旁的石磙和石磨上,刻着庄子的典故和与他相关的成语,他本想空空来空空走,现在看来,未能如愿。我想起了刘伶,他喝醉以后在屋子里赤身裸体,有人笑话他。刘伶说:“天地是我的房子,房屋是我的衣裤,你们怎么跑到我裤裆里来了?”想着想着,我仿佛觉得逍遥堂里,那清瘦的铜像似乎就是本尊,然而又不是。庄子在这里,又无处不在。返程的时候,我们的车再次开上了庄子大道,打开导航,看一看地名,蒙城人给每一条路、每一个广场都起了一个极富故事性的名字,南华路、逍遥路、秋水路、濮水路、庄子大道、北蒙大道、鲲鹏公园、梦蝶广场……一切的一切都和庄子相关。恍然觉得,不光是我,整个蒙城都在庄子的怀抱里。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亳州晚报  
相关新闻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