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徽学徽学百家

李鸿章家族在桐城的财产

李国春

时间:2018-08-06 08:43:00

  孔城老街鼎盛时曾有数百家商号。世事变迁,繁华不再,修复后的老街又重新挂上些昔日商号的招牌,以复原往日的光景,其中以号称“李鸿章钱庄”那幢建筑最引入注目,外地游客,至此莫不驻足端详,问个究竟。想必游客中有人也听说过坊间所传“半个安徽是李家的”这句惊世之语,寻思这李鸿章真有钱,连这座乡下小镇也有他李家的几爿店面。

  晚清重臣李鸿章名震中外。近读美国学者K.E.福尔索姆在他《朋友·客人·同事:晚清的幕府制度》一书,称“李鸿章在1895年失势以前,已经取得了在满族统治下其他汉人(如果有的话,也为数极少)还未从得到过的权倾朝野的赫赫声势。”“与其官位相称并被倚为支柱的,是李鸿章的万贯财富。”也有好事者说他积攒下的财产富甲东南。但读李鸿章家书,有一则可视为他治家的信条,这是写给他三弟的一封家书,他告诫家人说:“俭之一字,能定人之恒久。曾涤生(曾国藩)夫子训诸子弟曰:‘余兄弟无论在官在家,彼此当以俭字相勖勉,则可久也。’此其明证也。”既崇俭就不会尚奢华,由此看来,坊间所谓“半个安徽是李家的”这句话不可信。

  李鸿章到底富不富?福尔索姆在《晚清的幕府制度》一书中有关章节中写道:

  谣言盛传,说李鸿章的财富不可胜计,据说在他死时其财产约4000万到5亿两白银。然而没有人真正知道他的财产到底有多少。福尔索姆曾访问过李鸿章的孙子李国超(李经迈独子),从他那里见到了一份李鸿章去世后当时尚在世的子孙之间订立的一份“合同”,时间为光绪三十年(1904)四月四日,上面有李鸿章位于上海、安徽合肥、桐城、巢县、六安、霍山、肥东、江苏扬州、江宁(南京)等地不动产大致分配和处理情况。这份文件真实反映了李鸿章名下部分不动产情况,它们均在安徽和江苏两省。

  十分有意思的是,这份合同第一条就载明:

  安徽桐城县城内产业四处。连同庄田十二块、坟田一块、堰堤一道,另加省城安庆房地产十四处,均留作李鸿章发妻周氏祠堂开销之用。由李经方经营。

  根据这份资料可知,李鸿章名下在桐城的财产并不多。李鸿章在桐城的财产仅在县城四处,乡下有田庄十数块。李氏在县城的四处产业无外乎是房产,坐落在老城哪条街上,有待考证。联系到修复后的孔城老街上标明的“李鸿章钱庄”,有待进一步考实。

  作家宋路霞在其《细说李鸿章家族》一书中说,李家真正发财的是老四李蕴章和老五李凤章。关于这一点,福尔索姆在他的书中也说,李凤章是个开钱庄的,像个守财奴,据李鸿章已故孙李国超说,他是弟兄几个中最富的,在合肥有一大块地产,在合肥和上海还有许多当铺及其他商铺。《细说李鸿章家族》一书引用了一份史料,是李蕴章房下的产业,记载在《慎余堂田产目录》中,里面有光绪十八年(1892)壬辰三月十二日的一份分家“合同”,援引如下:

  立分关字人为李经邦、经钰、经良率侄国模、国楷奉母命:余年力衰,难以兼管家务,尔等俱各成立,亦宜各领房事。准将父遗田产生息分作四分,各自执业经营。……

  《合同》中,李蕴章家产分布在全省各地,省城安庆、桐城、合肥、肥东、庐江、滁州等地,其中桐城居多,摘要如下:

  桐城金神墩泰清典屋一所,又义津桥光裕分典屋一所。永为公宅。

  桐城汤家沟长裕典本足钱五万串正,典屋一所;孔城市房四所、田租九百六十七担;金神墩市房三所、田租三百四十担。均归大房国模、国楷侍母执业。

  桐城练潭光裕义典本足钱三万二千串正,当张姓典屋一所;孔镇市房六所、田租九百六十一担;金神墩市房二所、田租四百六十五担。归二房经邦执业。

  桐城孔城镇光裕典本足钱五万七千串正,典屋一所;孔城镇市房三所、田租九百六十担;桐城县内左、都、朱三姓出业地基一块;金神墩西街地基租合共一处、当浮房租一处、田租三百四十担。归三房经钰执业。

  金神墩泰清典股本足钱三千串正;孔镇市房八所,田租九百十四担;金神墩市房两所、田租三百四十一担。归四房李经良执业。

  孔镇仓房亦归各房屯稻。

  李蕴章产业在桐城达十几处,东南西北四乡都有,但大多集中在孔城、金神两地。话又回到本文开头。孔城镇为千年古镇,据说筑城于三国吴时。唐以前无从详考,有史料证明,宋代孔城是桐城县北之重镇,大约在宋景德到大中祥符年间,户部员外郎唐拱就曾于孔城设“监酒”之职,专司舒州各县收购糯米、制造新曲、合办年度支出亏盈及酒税征缴监督之事,成为舒州商业行政中心之一。自此车马舟楫、贩夫贾客辐辏至此,孔城由此商业之风大开,渐趋繁荣。明清以后至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近六百年间乍兴乍废,从李蕴章在孔城经营的产业看,晚清至民国初年,孔城繁华再现。假如修复后的孔城镇那座标为“李鸿章钱庄”的老建筑真是老李家的产业,不妨改称“李蕴章光裕典当行”较为接近史实。

  更为有意思的是,李氏家族在桐城嬉子湖边一个蕞尓小镇金神墩也有不菲的产业。从那份《合同》上看,李家在金神墩不动产有市房、地块、典屋,又有田租、典本,其在金神墩的财产超出了孔城。

  李蕴章为何投资经营于金神墩,具体情况不得而知。据说李蕴章有非凡的商才,他双目失明,做生意眼晴虽看不见,但能用两只手同时打算盘,一只手计数,一只手核对;一块田地是肥是瘠,他在田边转一圈闻闻泥土气就知道。如此精明之人,在何处投资肯定是一投即准,不会亏本的。金神墩在民国以前是桐城商业重镇,从行政区划上分析,清代初期,金神墩属日就乡即西乡,是西乡七镇(练潭、青草塥、新安渡、挂车河、陶冲驿、天林庄、金神墩)之一。李蕴章地盘在省城安庆,经营盐号,又经营钱庄、当铺。他的势力在安庆,距离桐城仅百余里,官道水路皆通达,特别是水路,在桐城孔镇、练潭、汤家沟三大水乡古镇都有典当生意,在金神墩、义津桥小镇也有当铺,可能都是分号,桐城这些集镇处黄金水道,濒河达江,生意能做到江左江右,这或许是李氏家族将触角伸到桐城乡下一个个小镇的原因。李家在全省三大典铺光裕号、同裕号、裕源号,桐城就有光裕、同裕两家分号,加上金神墩的泰清号。

  金神墩昔日繁华的余绪一直延续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那时,此地为区公所及公社后来为乡的行政机关所在地,人口稠密,方圆二十几里的人都前来交易、购物。记忆中几爿南货店的营业员大多为民国以前过来的老先生们,精于计算,深谙待客之道。中街那家饭馆里的油条锅台上积满了陈年的油污,光润的四方木串凳上常常坐满了上街做买卖的乡下人。近世的商业活动表明,这座古老的神墩很旺财,李鸿章家族兄弟们青睐这一方宝地,是非常有眼光的。

  李家设在桐城西乡练潭有光裕号当铺。练潭在晚清时为西乡大镇,早年的道光《桐城续修县志》说此处有驿,北通县城,南通安庆府,西通青草塥,东通枞阳,四达之衢。练潭通江,商贾往来以舟楫为运输工具,县志载:有漕船,大者容二千石,小者容一百馀石,可见贸易繁忙。李蕴章的当铺设在此地,得水运之便利,生意自然兴隆。

  李氏家族商业网点遍布旧时桐城东南西北四乡,除练潭、孔城这西北二乡外,东南二乡也有他家的典号,义津桥有光裕分典屋一所,汤家沟有长裕典屋一所。清代义津桥属大宥乡即南乡九镇之一;民国19年前后,桐城县设九个区,义津桥是第七区治所,距枞阳仅五十里,古有义津桥,旁立“义水萦迴”石坊,境内有浮山,名闻遐迩,是人文荟萃之所。汤家沟在清初属清净乡即东乡,是当时东乡八镇之一,《枞阳县志》说:双溪河流经镇中心,水陆交通方便,是货物集散地,原为桐城东乡的商业重镇,《康熙桐城县志》称其“渔米运贩,与枞镇相等”。境内景色宜人,清代有小“八景”:丹霖夜雨、赖子回帆、琵琶积雪、鲟鱼落雁、三官晓钟、断桥渔火、莲塘秋月、水村夕照。民国19年汤家沟划为桐城县第八区。李蕴章在汤家沟、义津桥开设典当号,尽得地利之便,繁荣了当地商业。

  李鸿章家族在安徽各地的家产究竟有多少,不去细究,从有限的资料看,他的家族非常看重桐城这片土地。桐城古来为南北通衢孔道,又为地理要冲,这一特殊地理位置吸引了四海宾朋。桐城有山有水,物产丰饶,土特产品繁富;制造业发达,清代就有工业、生活用品如舟、车、伞、窑器、烘笼、布、桐䌷、纸、笔、石灰、油类、茶叶、酒、糟、酱、秋石等制造业,无数能工巧匠生产出生活用品,变为商品交易,带动了旧时城、乡商业繁荣。桐城山川秀美,东南西乡北四乡皆濒水,“河湖相连百里,鱼族繁衍,日夜渔猎,无遗余力。又兼舟车络绎,稻米腾涌,”是宜商利财之地。桐城文化昌盛,“四乡风气质朴,耕读各世其业,皆能重节义,急租输,教官长”。所有这些形成了招徕天下商贾的独特自然环境。桐城古称两江剧邑,人民勤劳聪慧是根本,外来商贾投资兴业功亦不可没。由此看来,李鸿章家族在桐城投资置业以致财富丰赡就不难理解了。

  李鸿章

  图为复修后的孔城街上的李鸿章钱庄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安庆晚报  
相关新闻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