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文坛皖军原创文学

原创文学:生姜笔记

时间:2017-12-04 09:36:00

  -黄骏骑

  生姜的别名很多,百辣云、勾装指、因地辛、炎凉小子……不过在我听来,这些都是文绉绉的“书面语”,似乎有点不着边际,唯有叫生姜,才让人豁然明白。

  生姜,和山芋、花生一样,就是一种庄稼,一种适合在村庄的土地上生长的庄稼。它丝毫没有生长在贫瘠土地上的怯懦和自卑,直到硕果累累,才向土地表示深深的谢意。

  在老家,不少农家都有自种自食生姜的习惯,和种植其它农作物一样,春种夏管秋收冬藏。用来做种子的生姜,须选个头壮实、表面光滑、颜色浅黄、无瑕疵的,放在秋阳下连续晒七天以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到山边的红芋洞里,用泥巴封住洞口。麻石谷的山洞坐北朝南,朝阳晒暖,沥水干燥,生姜种储存在这里,新鲜如初,不会霉烂。到了来年春上,也就是农历二月,开始窖秧子,将生姜种放到事先准备好的火粪堆里催芽。窖种是个细心事,马虎不得,行距两寸左右,嘴子朝上,一棵一个生姜垒子。农谚云:“三月火烘脚,大麦胀破壳。”种子在火粪堆里如同婴儿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美美地睡上二十多天,深绿色的嫩芽开始破土而出。这时候,农人早将栽植生姜的地垄平整好。本屋的陈大爷,种姜是行家里手,经验丰富。他告诉我,生姜喜欢暖,怕潮湿,怕强光,半边阴的山坡地旺生姜。当然,土层厚、地松、肥沃、排水顺的砂土,更肯结生姜。

  生姜好伺候,像个怎么巴拉怎么长的孩子。长到一尺多深的时候,再用土粪偎住根部,既增加肥力又防止倒伏。生姜的叶片平滑没毛,有抱茎的叶鞘。花呈穗状,开得稠密。它不招惹虫害,不需要喷洒农药。地里有了杂草,只能在雨后用手扯除,万不可动用锄头。如在不经意间使苗秆松动,势必影响长姜。过些时日,农人一看地上的裂纹,就能判断出生姜的长势。泥土开裂了,那是生姜以自己的形象给主人一个安慰。

  农历七、八月,秋高气爽的日子,就可以挖生姜了,只不过这是抢新,为了卖个好价钱。越是往后,挖出来的生姜才会辣味十足。母亲挖生姜的时候,我们姐弟总会在旁边助阵。生姜不论大小,都紧紧地抱着一条根,像母亲一生哺育的几个孩子。每当挖出一棵一大排生姜时,少不了一阵惊呼。不到半天,就堆成了小山堆似的。

  在菜蔬的食谱中,生姜虽算不上主角,却是地地道道必不可少的配角。在调味品中,生姜打头阵,大派用场。平日里,老伴烧魚、烧鸡、鸭、牛羊肉,都少不了放入生姜。这样可提鱼之鲜味,除牛羊肉之膻气。那姜味,辣而不荤,去邪辟恶。我从小就偏爱吃生姜。小时候逢年过节,到亲戚家走动,桌上摆有瓜子、花生、芝麻糖,我都不大吃,唯独爱吃干生姜,咬一口,又咸又辣,喝上大碗茶,那滋味真叫个舒坦。

  每年新谷上岸,母亲总会做些生姜盐的粑给我们尝新。将刚碾出的新米稍加浸泡磨成细粉,掺上姜末、细盐,蒸熟的粑,嚼得特别有筋道,既辣又咸,尤其开胃。放了暑假,我几乎每天要到几十里外的深山砍柴,出门时母亲让我带上生姜盐粑打尖。晌午时分,席地而坐,喝着山泉水,嚼几口生姜盐粑,忘了饥饿和疲劳。至今回想起来,那才是人间至味呢。

  进了城,每年入冬,总会托人从县里的“生姜之乡”五庙山区买来十几斤生姜。这些刚从地里挖出来的姜,鲜活、水灵。老伴用洗米水浸泡后,坐在院子里的阳光下,一个个地除去姜须,搓掉泥沙,再用刨子刮除老皮,生姜一下子变得白嫩了,极像胖嘟嘟的小手掌。放在鼻尖一闻,散发出一阵薄荷的清香。洗净切成薄片,用盐腌制,适当晒干水后,咸辣适中,便留存起来。每天早上夹上几片放到饭头上,是最可口的下饭菜,一碗饭三扒两口就下了肚,再冷的天,额头上都会沁出汗珠。

  在家乡的俗语中,不少都与生姜有关联。 “生姜还是老的辣”,是说老年人阅历广,办事富有经验;“前面卖生姜,后面说不辣”,是形容相互之间非但不配合,还拆台。生活中,有人爱抬杠子,认死理,本来生姜“是地里长的”,他却说“是树上结的”。这些都从一个侧面说明,生姜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安徽日报  
  • 娱乐
  • 财经
  • 体育
  • 健康
  • 徽文化
章子怡提前感受“过气” 青衣造型风...

吴宇森:我不是大师,我只是喜欢电影

安徽着力构建小微金融四个体系

交行蚌埠分行积极融入地方经济发展

权健核心娇妻晒出游照 气质美女秀香肩

恒大国脚娇妻晒出游照 嘟嘴卖萌似少女

早餐四原则:主食肯定不能少

昆凌坦言生完二胎身体变差 产后这些事儿你得注意!

科技元素闪耀第五届中国国际动漫创...

安徽白酒品牌九:安徽金不换白酒集团(亳州)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