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皖军  |  安徽作家  |  徽学研究  |  徽州女人  |  戏曲名家  |  安徽名产
当前位置:
徽文化>>徽学>>新闻动态       编辑信箱:nuonuo180@sina.com
姜夔的合肥浪漫情怀
2008年09月05日09时33分   来源:

  姜夔,字尧章,别号白石道人,是南宋著名的诗词作家、音乐家和书法家。作为一位布衣文人,姜夔的文学才华是出众的,然而谈到姜夔的成就,就不得不提到合肥古城,还有发生在合肥关于姜夔与柳氏姐妹的凄婉爱情故事。

  姜夔是江西鄱阳人,他的诗风格高秀,继承和发展了江西诗派的风韵。然而姜夔的一生,尤其是诗词创作的鼎盛时期,却是不断往返于杭州、合肥之间,因此在他的作品中,许多文字都是和合肥这座古城联系在一起的,真实细致地再现了那个时期合肥地区的风土人情。南宋时期的合肥景色是何样的呢?在姜夔的两首词中得以这样描述。《淡黄柳》词云:“空城晓角,吹入垂杨陌。马上单衣寒恻恻。看尽鹅黄嫩绿,都是江南旧相识。正岑寂,明朝又寒食。强携酒,小桥宅。怕梨花落尽成秋色。燕燕飞来,问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凄凉犯》上阙云:“绿杨巷陌秋风起,边城一片离索。马嘶渐远,人归甚处,戍楼吹角。情怀正恶,更衰草寒烟淡薄。似当时,将军部曲,迤逦度沙漠。”这两首词写了合肥的柳色,一是春柳,一是秋柳,却都一样的凄凉,一样的依依可怜,牵动了人们的思乡之情。前段时间,安徽《新安晚报》开展了合肥“十佳老地名”评选活动,赤阑桥虽未入选但荣幸入围,其中姜夔的作用功不可没。姜夔曾在《淡黄柳》小引里提到“客居合肥南城赤阑桥之西,巷陌凄凉,与江左异。”在《送范仲讷往合肥诗三首》之二中又提到:“我家曾住赤阑桥,邻里相过不寂寥。君若到时秋已半,西风门巷柳萧萧。”文中的柳萧萧正是与姜夔爱恋的女子之一,而赤阑桥又是这段悲壮爱情故事的不朽见证。

  为了寻找姜夔的合肥爱恋故事,我苦苦搜寻,终不得正果。但根据一段折子戏,却还原了这场爱情故事的主要情节。姜夔一辈子没有做过官,是个布衣文人,但交游广,声名很大,一生各地漫游或旅寓,在合肥羁留的时间相当长久。当时正处在战乱年间,姜夔以清高气节悠然处世,正如戏中唱到:“我是孤苦飘零的布衣郎,迷的是浅斟低唱,写的是性情文章,见不得阿谀,入不得官场,做不了纳贿营私的纨绔膏粱。”精通吟词作曲的姜夔,在客居合肥城南赤阑桥时,结识了桥畔柳下坊间善操琴筝的艺妓柳氏姐妹,从此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情感旋涡。不久,柳氏姐姐病故,妹妹柳萧萧与姜夔卿卿我我的爱恋故事继续延续,这也为姜夔大量词作曲谱的创作带来了灵感和激情。几年后的一天,得知此事的姜夔夫人,千里迢迢赶到合肥,探访了这位令丈夫魂不守舍的风尘女子。她被柳萧萧的美貌和才艺折服,以至于夸赞道:“果然是冰清玉洁,果然是品格超凡,果然是技艺精湛,果然是才貌双全。”既然都爱着同一个人,何不成为一家子呢?为了留住丈夫,也因喜欢了这奇女子,姜夔夫人艰难地作出了决定,主动为丈夫纳柳萧萧为妾。可是柳萧萧毕竟是奇女子,泪涟涟,意彷徨,痴情原是梦一场。“赤阑桥啊!你是鹊桥还是断桥?我该举步向何方?自古来妻妾满堂是纲常,琵琶女心中情与爱岂能分享?”就在这天夜里,柳萧萧倚在赤阑桥上感慨伤心无限,纵身跳入水中自尽。这一天正是柳萧萧的生日,随着这位合肥姑娘的潸然离世,姜夔的合肥浪漫情怀也释然而止。回顾历史,人们经常会把发生在南宋著名词人的三大爱情悲剧故事作以比较。陆游与唐婉、于湖(张孝祥)与李氏、姜夔和他的合肥知音,都引起人们的浩叹。姜夔与合肥女子这段“失败”的恋情,创伤之重,令人寄以无限,可谓“就中冷落莫过君”了。

  如今的赤阑桥已不复存在,但是为了寻找它的印记和气息,前些日子,我在冬日的暖阳下,独自漫步桐城路近2个小时,因为当年的赤阑桥就在这条路上。这条路位于合肥市中南部,对于它我是再熟识不过了,因为每天上下班的旅途,我都驱车与它裹挟而过。尤其是长江饭店至芜湖路口这一路段,留给我的印象极为深刻。道路虽不宽阔,但却风景别致,两旁的树木浓荫蔽日,春日绿绿葱葱,秋日落叶飘飘,那种感觉只有体会而无法言喻。这段道路的文化构成也极为丰富,餐饮茶道场所众多,有医院,有学校,有公园,还有一座尼姑庵,安徽黄梅戏剧院和徽京剧院座落在路旁,20多家花店毗邻开放,春雨静静降落,秋风缓缓一吹,满街都是醉人花香。在合肥师范附小门旁,我找到了赤阑桥的遗址,这是2002年8月市政府立下的赤阑桥纪念碑,碑的背面是姜夔与赤阑桥关系的文字简介。趋步南行近百米,就是桐城路桥了,据说合肥市已将其命名为赤阑桥了,只是知之者甚少。在这座桥下,我驻足了很久,仰望行人和车辆匆匆而过,低头倾听哗哗流水,脑海里努力再现着数百年前那段凄美的故事,一位银面素衣手抱琵琶的姑娘彷佛跃出水面,耳旁分明听到了哀婉的琵琶弹唱:“红梅淡柳,赤阑桥畔,鸳鸯风急不成眠;琵琶解语,声声魂断,裙带怎系住郎船?”在桐城路与芜湖路交口处的西北广场上,一座近百米长的浮雕跃然耸立,上面雕刻了当年赤阑桥畔的一些印记,但却只有姜夔的词句,而没有姜夔的容颜。在马路的对面,我有了新的发现,一座以赤阑桥命名的酒店生意红火,这种引伸的文化令人惊喜不已。如今的合肥建设正在大跨步向前迈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赤阑桥这一文化,当年杨振宁回合肥故里,就曾专门过问并游历赤阑桥的旧址。据说目前市园林局还打算在赤阑桥畔建立“白石知音”人文景点,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不知一生喜欢浪迹天涯的词人姜夔,对他始终眷恋的合肥所发生的新变化,又有何感知和感悟呢?!

  一对老人从赤阑桥纪念碑后走过。赤阑桥被列为“合肥市重要历史文化遗迹”,2002年立碑纪念。

  纪念碑后的有关姜夔与赤阑桥关系的文字简介

  如今的都市,会有更多的人关注姜夔与赤阑桥吗?

  过去的桐城路桥,现在的赤阑桥。

  赤阑桥面显得宁静自然

  一位老人在赤阑桥浮雕前晨练

  这就是合肥的柳氏姐妹,也有文字记载为乔氏姐妹。姓氏名谁并不重要,关键是这对姐妹受尽了世间辛酸与沧桑,琵琶弦断空惆怅,歌舞娱人自凄凉。而在姜夔的眼中,她们却是那般的白洁柳絮、如雪似霜!

  位于桐城路旁的尼姑庵

师范附小斜对面的安徽黄梅戏剧院,这里是古时赤阑桥所在。

  桐城路花店较多,满街花香

  这是新开业的赤阑桥食府

 
编辑: 黄娜娜
相关文章
 徽学百家
黄宾虹
胡适
朱熹
 社区热帖
·“关爱大使”·九月免费畅游“魅力四川”
·“长三角”比安徽“长”在哪里?
·[深思]美丽的徽文化如何推向国际?
·省委书记王金山纵论泛长三角发展与分工
·“翻船夺金”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庆祝论坛注册人数突破10万!】~
·邓琳琳:安徽小丫放飞皖人奥运梦!
·立足长三角,我们更应加大自身宣传力度!
 学界动态
·徽州区木竹雕作品喜获“金奖”
·“黄山魂”新徽派版画作品赴深圳巡展
·徽州新安医籍将建数据库
·奥运会开幕式与徽州文化的共鸣
·徽笔将申报“非遗” 专家称不重视恐被抢注
·皖风徽韵:探访安徽唯一珠算博物馆
·数字化新安医籍呼之欲出
·皖造宣纸书写奥运荣耀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