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皖军  |  安徽作家  |  徽学研究  |  徽州女人  |  戏曲名家  |  安徽名产
当前位置:
徽文化>>资料库       编辑信箱:nuonuo180@sina.com
皖南皮影,正在消失的舞台风景
2008年08月18日08时00分   来源: 中安在线

何泽华与世界皮影博物馆馆长班于文在交流皖南皮影。

现在,何泽华雕刻的皮影都是装入画框、悬挂在家中的艺术品。 刁杨 摄

何泽华在把玩他收藏的皮影。本报记者 刁杨 摄

皮影演出。

何泽华在雕刻皮影。

  何泽华注目凝视着他的皮影,时不时抚摸把玩一下,这个40岁刚出头,看起来还很年轻的中年汉子,如此痴迷喜爱皮影,让人有些惊讶,也庆幸皖南皮影还有这样的“喜爱”之人。同时也让我们深切地感到:这或许就是皮影戏千百年来传承不失的生命力!

  第一次看到皮影,是在市文房四宝协会展厅,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一节小展柜,当我们的目光转投过来,一下子被里面色泽艳丽、玲珑剔透的“人物画像”吸引住了,这就是皮影人。

  隔着玻璃,我们细细观看。每个皮影人一尺见长,精雕细刻,细微处毫发分明,栩栩如生,仿佛甩着袖袍,蹬着方步就要从托垫的白纸上走下来。一问才了解,这些皮影人只是艺术皮影,多用于装饰性观赏。

  关于皮影,印象中只是那淡淡的痕迹,一张白色的帷幕后,跳动的影子。似乎从远古时代走来,带着寂寥与沧桑,在人们的冷落与遗忘中已消失远去……

  眼前的皮影人,让人恍然一亮,更勾起寻古探秘的好奇,皖南皮影究竟是什么样,皮影戏如何演出,谁还在关注皖南皮影……带着一系列疑问,记者来到宣州区杨林乡方村,这里,有一位名叫何泽华的人,他收藏了南方各时期的皮影7000余具,堪称南方民间皮影收藏第一人,他还是皖南皮影第九代唯一的传承人,在皮影的雕刻制作及表演上颇有研究。

  皮影收藏:每一件都是宝贝

  经过弯弯曲曲的村间小道,我们来到一幢两层的小楼房,外围大大的院子,种植了树木花草,这就是何泽华的家。若不是在他的亲自带领下,还真不容易找得到。

  进了堂屋,便看到了挂在墙上的一具具皮影,皮影显现深暗的底色,早已褪却了原本的光亮色泽,像是存放已久远,只是雕刻的精细依然如故。另一墙面上,一具用胶布粘在墙上的寿星皮影颇令何泽华自豪,“这已有400多年了,出自清代早期,较为珍贵。”在通向二楼的楼道上,几张巨大的皮影引起我们的注意,据何泽华介绍,这都是表演用的道具皮影,也是他现今收藏最大的皮影,高1.1米,宽0.9米,都是由整张牛皮制作而成,极为少见。

  让我们更吃惊的是,何泽华收藏的皮影是这样的多:堂屋大门两边,一具具皮影整齐捆扎堆放在两边,有近一人高。房屋西一间小房,是何泽华专用的皮影屋,里面更是挂满了,箱子里堆放满了。不同的皮影代表着不一样的人物形象,“生、旦、净、末、丑”,戏剧中的人物样样俱全。

  何泽华还拿出“红色皮影”让我们一开眼界,在文化大革命时代,样板戏催生出样板皮影戏,瞧皮影人王进喜、阿庆嫂等逼真形象,惟妙惟肖,“这样的皮影,全国都少见,皮影博物馆都鲜有珍藏。”

  如今,何泽华收藏了安徽南方清代、民国时期、解放以后文革前期大大小小的皮影7000余件,像是皖南皮影的“大集合”。他把每一具皮影都看成“宝贝”,据介绍,何泽华师祖何祥高生于晚清末年,年轻时以教私塾为生,闲暇时爱好皮影的雕刻,有“皮影一把刀”的美称,在何泽华小的时候,就耳濡目染皮影的影响,他笑言,“骨子里都有皮影的血脉传承”。因痛心民间的皮影散落丢失的严重现状,十年前,何泽华便开始了民间皮影的收集收藏工作。

  早年,因为生活的艰辛和窘困,何泽华对皮影是边收边卖,以经营的理念管藏着皮影,随着生活的稳定,他不再“卖”了,尽管不时还有人,来自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其它国家的皮影收藏爱好者打听他找到他,希望买走几具皮影,开价也不菲,但何泽华拒绝之,“卖了就再也买不回来了,懂得皮影的人才知道它们的价值,它们太珍贵了。”何泽华轻轻抚摸着他的皮影,对我们说,更像是对一个有生命的物体而言语。

  皮影戏:无奈的衰落

  何泽华收藏的绝大多数皮影,只能静静地搁放一角,给人观看,因为年代久远,也怕损毁,它们已不再登台演出,演出皮影一般都是近几年制作。对外,何泽华是皮影收藏者,也是承接皮影演出的组织者。

  皮影戏演出多在春冬两季,演出的场数也并不多,这个炎热的夏天,何泽华并不忙。

  受村里的邀请,今年3月下旬,何泽华第三次在村中组织皮影戏演出,连演了三天。那个场面,我们并没能亲身感受,但是拍摄下的DV片记录了整个过程。

  南方皮影是全国四大皮影流派中的重要一支,重点则体现在皖南皮影上。据了解,皖南皮影戏又称“太平戏”,反映了人们驱邪避灾、祈求太平的愿望。请神敬神,是每一场皮影戏必有的首要程序。播放DV片,在搭台、请神等活动后,随着锣鼓铿锵声响,演出正式开始,咿咿呀呀的唱腔,杂揉着皖南花鼓戏唱腔和地方方言特色,让人听不懂。

  听皮影戏的人并不多,且绝大多数都是五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年青人来听戏的甚少,一场皮影戏有二三个小时,能够把戏从头到晚听完的人也不多,何泽华言语中颇是无奈。事实上,农耕时代诞生的皮影戏,随着当今社会的发展而在不断“自殒”消失。何泽华解释,那是物质匮乏,交通闭塞年代,人们自娱自乐的重要方式,现在,电影、电视、网络充斥人们的生活,娱乐多元化,谁还会去听几个小时,又听不懂的皮影戏,没有演出市场,自然也就走向没落。

  听戏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而演戏的同样也是。何泽华的演出戏班,由四位老人组成,最小的年纪也接近70岁,他们分散居住在宣州区洪林、孙埠、向阳及宁国等地,也只有有人请演戏,何泽华才会临时通知他们,演出的报酬也很低,一般一场演出下来,每人只有二三十元,很是辛苦。一年下来,他们也接不了多少戏。

  今年2月份,曾经跟随何泽华外出演出的熊寿博老人因病去世了,“又一个老艺人走了,现在会演皮影戏的太少了。”何泽华感叹道。如今,全市民间皮影剧组仅四、五担(一个剧组俗称一担),苦苦支撑的是几个老人。据了解,皮影戏对表演的技艺要求也高,操竿、配乐,还要兼顾旁白、唱腔,没有师从几年苦练是难以掌握的,年轻人很难做到。倘若再过一二十年,老艺人们都不在了,皮影演技后继无人,皮影戏会是怎样?

  皮影文化传承,路在何方?

  据史料记载,皖南皮影是明末清初,湖北移民带入皖南而兴起发展,距今已有400余年的历史,有人比喻它是乡间湖畔的奇葩,形成独具特色的风格,自成流派。

  皖南皮影戏的声腔、调式、唱词、曲牌都有其与众不同的特点,表演更是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在何泽华的家中,记者看到,他收藏的皮影戏剧目脚本就有百余册,里面是密密麻麻的手写唱词,语言精练、准确,又生动诙谐。

  在皖南皮影戏萧落的今天,皮影文化又该怎样传承延续?

  事实上,在皮影收藏过程中,何泽华也着实成为皖南皮影文化的研究行家。每年,都有高校研究生、博士生及专家教授前来就其收藏的皮影资料进行深入的学术研究;他还与来自法国等境外的皮影收藏家爱好者交流学习,传播皖南皮影文化。2007年1月份,带着演出班子的四位老人,何泽华第一次将皖南皮影戏演出亮相在中山大学,百余名观众一睹皖南皮影戏的风采。平日里,何泽华最主要的还是制作艺术皮影,而今,会雕刻皮影的人已寥寥无几,在他看来,皮影制作技艺的传承,更大程度上将会推动文化的传承。

  今年6月份,皖南皮影戏正式申报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与绩溪安苗节、赛琼碗,皖南木雕等13个项目同台“竞技”,何泽华对皖面皮影戏竞出,很有信心,他表示,皖南皮影戏已纳入市级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无论如何,“申遗”工作将对皮影文化传承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

  据了解,自2001年开始,何泽华先后向安徽省博物馆、江苏民俗博物馆、中国美术学院皮影馆、中国皮影博物馆提供皖南皮影文物达5000余件,并捐赠了部分精品皮影文物,“博物馆是皮影文物收藏的归宿地”,何泽华感叹,因皮影现今收藏存放条件的有限性,他最大的愿望是开办一个私人皮影收藏博物馆,“让更多的人在博物馆中走进皮影,了解皮影文化,让皮影存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从演出市场退却到收藏市场,皖南皮影面临着不争的发展事实,收藏是它生存的选择?这样的结局,对皖南皮影来说,能不能算是完美,不过,这终究让人有些黯然。

  采访结束,记者脑海中总是浮现这样的镜头:何泽华注目凝视着他的皮影,时不时抚摸把玩一下,这个40岁刚出头,看起来还很年轻的中年汉子,如此痴迷喜爱皮影,让人有些惊讶,也欣慰于皖南皮影还有这样的“喜爱”之人,让人不得不相信:这个有着400年历史的古老传统文化依然会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去生存……

 
编辑: 黄娜娜
相关文章
 徽学百家
黄宾虹
胡适
朱熹
 社区热帖
·女子双打将产生本届奥运会首块羽毛球金牌
·献给默默耕耘在奥运后方的人们
·【欢乐暑假】奥运将至,麦当劳“渔”乐先行
·8月17日合肥有小型COS展~徽团的介绍和图片
·阜阳小将邓琳琳奥运赛场表现优异
·【我拍奥运】手机拍奥运·彩信传梦想
·邓琳琳:安徽小丫放飞皖人奥运梦!
·【加油,奥运!】中安网友看奥运。
 学界动态
·皖风徽韵:探访安徽唯一珠算博物馆
·数字化新安医籍呼之欲出
·皖造宣纸书写奥运荣耀
·新安医学论坛在黄山市开幕
·徽墨和歙砚传承遭遇“人”“材”困境
·新安歙砚艺术博物馆开馆
·徽文化出版精品展销月今启动
·东至发现四座古徽道桥涵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