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 > 名人 > 现当代名人

周维炯“端茶倒水”

时间:2021-04-09 08:56:38

  周维炯,金寨县白沙河楼房村人,1908年生。父亲周德怀是一个憨厚朴实的农民,母亲漆氏,生子女六人,周维炯排行第二。全家靠租种地主四亩薄田为生。他父亲十分勤劳,除种田外,还经常烧炭、打鱼,生活艰难。周维炯从小就跟着父亲砍柴捉鱼。五舅漆先涛,尤其钟爱小维炯,就给他启蒙读书,到十三岁时,已经粗略读完四书五经,还有一些诗词歌赋,文章也写得出色,有少年才子的美誉。

  “五四”运动后,大别山穷乡僻野的一些知识分子也深受影响。清末举人漆树仁、商南秀才徐朗山等都是有民族意识、新思想的人士,经常来漆先涛家闲谈。他们常在一起谈论国家兴亡更替和政策的得失利弊,谈到豪迈处不免激昂文字、挥斥方遒,到动情处也会黯然泪下、无语凝噎,到深邃失意处也是眉头深蹙、嗟呀不已。

  从一开始,小维炯便给他们端茶倒水。有一次,小维炯正在外间给他们沏茶。那时候虽然已经有热水瓶了,但是太金贵,在大别山这一带还是很少有人用的,有的人连听都没听过。漆先涛家烧水用的就是大铜壶。而灌满水的大铜壶对小维炯来说,这真是个体力活。

  小维炯先用右手吃力地拎起大铜壶,左手再在铜壶拎手前部暗暗用力按下去稳住,滚烫的水便乱花碎玉般冲溅到瓷盅、瓷盏中,泛腾起六安瓜片的一晕青意,一会儿茶香便伴着氤氲之气升腾起来。看着火候已到,他便慌不迭地给盖上瓷盖。接着轻轻地用双手小心翼翼地端上茶盘,蹑手蹑脚地托送到里间去。

  “砰!”的一声,吓了小维炯一跳,偷眼一看,漆树仁正一拳头砸在桌子上,面堂紫红难掩心中气遏。“坏了!”他想“二舅(漆树仁)发火了,茶水送迟了!”三步并作两步一路小跑,眼见着要迈过二房的门槛了。可就在这时,一袭青袍从后面撞来,小维炯右肩受力,紫檀茶盘脱手,连着茶盅、茶盏都向左抛洒出去。说时迟那时快,站在桌边的漆树仁向前一个探身、一个滑步,再看右手已经稳稳捏住了一个杯子。

  同时,“哐啷!”一声,其余的盅盏和茶具已摔在了地上,地面一片狼藉。徐秀才刚刚张嘴说了一句“漆举人,好功夫!”可又蓦然发觉自己额头上沾了东西,便又尴尬地笑了笑,“可惜这好茶叶洗了头”,边说边把那茶叶从额头上揩下来。反而始作俑者,那身穿青袍的少年却忍不住笑出声来:“爹的功夫可没有徐老师的口才好!”漆先涛赶忙接过话头,“只可惜了二哥送我的那个建盏!”漆树仁狠狠地瞪了那个少年一眼,“德玮,都多大了,还是急脾性!”又转过头把右手往漆先涛前一递,“杯子,在这里哩!收好!”漆先涛一拉椅子要起身收拾屋子。漆树仁一摆手,“让两个孩子去收拾吧!”维炯和那个叫德玮的少年,赶忙把那些瓷碎片、茶叶扫地出门,又重新泡上茶。

  三个大人倒是没有再说话,喝着茶水,过了良久,还是漆树仁先说了一句:“现在的国家何尝不是如此!我们已经老朽了,看来以后收拾还得是这些孩子。”“自一屋扫起,方能扫天下!”徐朗山的话倒也有几分深意。“二哥,由此看来,我们应该送孩子们到外面见识见识,学学新东西了!”漆先涛若有所悟。

  从此以后,漆树仁他们闲谈时局、评点时弊再也不避着两个少年了。周维炯和漆德玮他们自此开始接触那些从开封传来的那些新说法、新书籍和新思想。他曾在一篇作文中写道:“我民族之大,国民之众,举世不二,而今备受外侮,齐家、治国、平天下,实为吾辈无旁贷之责。”最终,周维炯他们自“倒水端茶”始,经过笔架山农校、武汉黄埔军校和“立夏节”起义等革命历炼,最终成长为红三十二师和豫东南革命根据地创建人之一。1931年,周维炯被张国焘秘密杀害于河南新县白雀园。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 皖西日报  
相关新闻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