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 > 徽学 > 徽州风俗

余世磊讲述安徽太湖县山区年俗——还年

时间:2021-02-20 09:29:02

  年年腊月二十八或二十九,挈妇将子,从城里赶回太湖县山中老家刘家大屋陪父母过年。

  刘家大屋以刘姓为主。我家祖上本住县城附近,来刘家大屋入赘,便有了现在余姓六七户,共用一个公堂。公堂正面墙上贴有红纸,正中书“天地君亲师”,两边有对联“香结平安字,灯开福寿花”,为父亲手书。腊月二十九下午,村人收拾公堂,摆上几张方桌,前设香案、蜡烛,预备次日清早起来还年。

  约近五点,便闻母亲在厨房忙碌之响和屋外有人走动的声音,还听见远近之处鞭炮噼噼啪啪地响起,或密或疏,那是别的村子或小屋场在还年。尽管睡意正浓,还是一骨碌爬了起来,把母亲已经熏热的三牲祭品及鞭炮、香纸端到公堂。

  公堂里,已是人头攒动,两支蜡烛高烧,泛黄的烛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晃动。村中年轻人多外出打工,只有过年回村,故许多人已是隔了一年才见,彼此互致问候。每家都端来祭品,摆满公堂里的方桌,热气氤氤氲氲。有人在天井中烧起香纸,烟雾有些呛人,呈现出新年那份特有的吉祥、融和。

  待到各家人都已到齐,还年正式开始。大家分在堂屋桌子两边站好,以前要按顺序排列,这些年不讲究了,随便排开。老一辈人,去的去,剩者垂垂老矣。大家公推第二辈的尊者、在中学教书的克勤爹做司仪。克勤爹说了一大堆祝福话,然后让大家先对堂前跪下,拜天地,再对堂后跪下,拜祖先。

  礼拜毕,大家走出公堂,在公堂前的稻场上,年轻人放起花炮、鞭炮。花炮的焰火,在半空中开出一朵朵大花。鞭炮响成了一团儿,把耳膜震得发颤。鞭炮放完,各人端回各家的祭品,还年便告结束。天空,开始呈现出一片柔和的黎明蓝,空气中仍然弥漫着浓烈的鞭炮味儿。各家主妇开始做年饭了,年饭一般比平时要吃得早。

  记得前些年,有外地读书的少年归来,聚在堂屋,不大明白公堂上那红纸上所书“天地君亲师”之意,言语中觉得这还年跪拜还有点封建迷信之嫌。想想我少年之时,也曾做如此想,只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多了些理解,便利用还年前的空余时间,给他们讲讲自己的理解:“这天嘛,就是头上的苍天,这一年,阳光充足,风调雨顺,使万物长势良好;这地嘛,就是脚下的大地,生养草木庄稼,托负起万物,包括我们;这君嘛,过去是指皇帝,现在嘛,就是国家,就是党,带领我们不断过上好生活;这亲嘛,好理解,就是我们的祖宗、父母及其他亲人,养育了我们;这师嘛,就是老师,师长,也包括领导、朋友,教给我们知识、道理,给我们以关心、支持。没有这天地君亲师,哪会有我们及今天的生活?这一年将完,让我们以还年的形式,以我们最真诚的跪拜,来表达对他们的感恩。同时,也是让我们自己能够做到更加谦恭。因此,这还年,是一件很有意义、值得弘扬的优良传统。”少年听完,若有所思。大家都觉得我说得好。

  新时代,新社会,许多东西都在变化。过去还年,女人是不准参与的,这就是封建糟粕了。去年还年,克勤爹说了:“这条旧俗不再有了,女孩子都可以来参加还年。”

  近年,我忙于搜集整理地方文化工作,跑过许多地方。还年这一习俗,全县的乡下都可见到,有地方叫完年、酬年。“还”者,谓回报别人对自己的行动,“还年”,即回报这一年所有有恩于我们的人,这样解释是准确的。而完年、酬年,也都说得过去。还年的时间也各有不同,有的村子是腊月二十八早晨,还有的村子是大年三十的下午,还完年即开始点年灯、做年饭。

  但城里没有“还年”一说,但许多住在城里的老人,还记得这事,只要身子还能动,他们一定会在年前赶回老家去参加还年仪式。在他们心中,这就是不忘初心,这就是慎终追远,因为“还年”,这年才有文化、有意义、有味道。

  我也人到中年,正在慢慢变老,我希望未来的很多很多的年,在大年三十的一大早,在刘家大屋,在晃动的烛光里,我都能夹在一群老少中间,虔诚地跪下双膝,双手合揖,感恩天地君亲师,感恩这世上的一切一切……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 安庆晚报  
相关新闻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