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徽文化 > 安徽戏剧 > 黄梅戏

黄梅戏传统戏的现实意义

时间:2020-10-12 09:11:52

  望江县黄梅戏艺术传播有限公司在本届黄梅戏展演周上隆重上演的传统黄梅戏《张朝宗告漕》,让我们切实感受到经典的魅力和传统黄梅戏的现实意义,深切地领悟到如何对传统文化的“创新性继承和创造性发展”的精髓。

  笔者以为,黄梅戏的发展和嬗变,不应仅局限其声腔和舞台表演形式上,而忽略甚至看轻其社会性的变化。黄梅戏萌芽和初期发展时期,还处在封建社会,政府大小官员骑压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强取豪夺,横征暴敛、胡作非为。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老百姓需要一扇这样的窗口。一方面,要发泄对这种黑暗现实的不满,寻找心灵的慰藉,另一方面就是要表达对这种黑暗现实的反抗。而显示这种精神最突出和最典型的剧目就是《李益卖女》和《张朝宗告漕》。前者通过破产农民李益因穷困而被迫“卖女”,反映了社会现实,后者通过张朝宗“告官”而表达了农民的“反抗”。正因为黄梅戏不畏天尊、不敬鬼神,大胆直面现实、揭露腐败、抨击黑暗,唤醒老百姓的心灵,而一直被封建统治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但民意和民心不可欺不可辱,黄梅戏仍然像开遍皖西南山间岭畔的蒲公英一样顽强地开放。这就是黄梅戏最宝贵的品质。正因为这样,在黄梅戏的“36本”传统大戏中,我最看重也最喜欢的就是《张朝宗告漕》。

  习近平同志曾经指出:“中华民族创造了博大精深的灿烂文化,要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以人们喜闻乐见,具有广泛参与性的方式推广开来,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把继承传统优秀文化又弘扬时代精神、立足本国又面向世界的当代中国文化创新成果传播出去”(在18届中央政治局第12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见《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可以说,望江县黄梅戏剧团这次整理推出的黄梅戏经典传统剧目《张朝宗告漕》就是充分体现和践行了习近平同志的讲话精神。从这部传统戏中,我们感受到其对现实的观照,领会其具有的深刻的现实意义。

  在黄梅戏的“36本”传统大戏中,能够旗帜鲜明地把“反腐败”作为其创作主旨的,只能是也只是《张朝宗告漕》。这台戏其实就是“直面现实”的力作。它讲述的是,湖北广济县(今武穴市)的一个小米店的店主张朝宗,实在看不惯县里8大经承(官名)勾结县官,私自篡改“官称”和“官斗”,用大称入,小斗出的方式盘剥百姓、谋取暴利,即便是大荒之年仍然是毫不收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使广济县民不聊生,民怨沸腾。张朝宗不顾家庭安危,为民请命,大胆告到县衙,被和经承沆瀣一气的县官判输,反而要他向8大经承摆酒赔罪。张朝宗不服,向黄州府上诉。但黄州知府在收了8大经承代表周克士的800两雪花银后,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比广济县令还要昏聩腐败,竟然将张朝宗打入大牢,并且还要押回广济县游街示众。在游街途中,张朝宗的儿子元公受父亲之托,决心替父到湖广总督府申冤。元公虽小,但凭着他的机智,终于撞进了总督衙门,成功上诉。在主持正义的总督的亲自督办下,候补知府孙文秀微服私访,查明真相,8大经承和广济县令、黄州知府都得到了应有的制裁。张朝宗平冤昭雪,一家人劫后重圆。

  鲁迅先生说过,中国人在传统的审美观中,有着骨子里的“大团圆”心理。正因为这样,在戏剧界长期存在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戏曲没有真正的“悲剧”。比如,被认为是“悲剧”典范的《窦娥冤》、《赵氏孤儿》等因为其“大团圆”的结尾,都大大地消弱了其“悲剧”的力量。《张朝宗告漕》无疑是悲剧,但是其结尾却是“明丽”的,甚至是鼓舞人心的。同属黄梅戏经典的《乌金记》也有这样的“大团圆”式的结束。是否因为这样的结束,就损害了其“悲剧”性。答案是否定的。这恰恰是中国戏曲对中国观众的了解。尤其是在黄梅戏的萌芽发展阶段,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老百姓如果心中没有一丝对未来的希望和对公平正义的渴望,是一天也生存不下去的。而这种希望和渴望既然在现实中找不到,那么就只能通过舞台,通过虚拟的戏曲人物和事件,来达到这种目的。这也是传统戏曲审美的最大特色。

  传统戏复排。除了剧本之外,关键的是演员的表演。在这里,我们很欣喜地看到望江县黄梅戏剧团雄厚的演员阵容和他们朴实无华的表演风格。

  饰演张朝宗的王文华一改过去英俊小生的形象,充分把握了张朝宗的正义感和信念感,不仅在戏曲动作上刻画张朝宗的“硬汉”性格,还通过浑然铿锵的唱腔塑造了鲜活的但又具有时代烙印的张朝宗的形象。如在游街路上悲愤满腔的那段唱:“忍羞愤游长街步履踉跄,抚刑伤昂起头高声言讲——我上公堂告贪官触动蛛网,因此上遭诬陷身入牢房。叹不尽冤屈事南门前往,想起了贼赃官怒满胸膛。广济县与周克士本是一党,黄州府收受贿赂昧了心肠。这一班衣冠禽兽窃居堂上,百姓们受欺压王法难张。”唱得酣畅淋漓,令人荡气回肠。饰演张朝宗妻子的童玲红是一位有前途和爆发力的好演员,其扮相俊美,唱腔圆润,既能演大家闺秀,又能演小家碧玉。这次,她在剧中演妻子,可以说,是“大青衣”的行当,从花旦到青衣,童玲红的角色转变非常自然,她饰演的“陈氏”从动作到行为,都深得青衣的堂奥。尤其是“劝夫”这段经典的唱段,她娓娓唱来,朴实自然,一气呵成,显示了一个成熟演员的功力。“听我夫这一言心中着恼,骂一声周克士真该挨刀。仗势欺人太霸道,无知儿女你也不饶。我本当让夫君去把贼告,怕的是告不准反把祸招。平心气我再把夫君劝告,夫哇!莫与官绅争低高。自古良言道得好,人在矮檐要弯腰。让人三分不为小,争强斗胜祸根苗。作恶自有天来报,何必引火把身烧。一个忍字造得好,心字头上一把刀。夫妻能忍白头偕老,儿女能忍父母不焦。兄弟能忍家财旺,妯娌能忍不分烧。亲戚能忍常来往,朋友能忍永相交。劝夫莫去把状告,夫君啊!得饶人处把人饶。”

  何东饰演的周克士和杨菲饰演的小元公也引人注目。尤其是杨菲,这些年的进步非常明显。这次,她以女性饰演“娃娃生”,对于她是一种挑战。但她在剧中扮演的小元公机智、调皮、在懵懂中透出成熟,骨子里渗透出的正义感,都很恰到好处。把一个“子承父志,替父申冤”的少年形象演得既可爱而又可敬。深受观众喜爱和欢迎。

  祝贺望江县黄梅戏剧团复排的《张朝宗告漕》成功!●李光南

中安在线官方微博,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
来源: 安庆日报  
相关新闻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